金元寶本尊 作品

2588 意外的驚喜

    周西光謀殺金鋒差一點讓金鋒葬身魚腹。這個仇金鋒自己去報。

    但這筆賬李家脫不了干系。

    李家賠給了五倍金鋒所遭受的損失,陰竹洞的東西幾乎都被張思龍林喬喬全部搬空。

    這還不算小雪送的禮物。

    單論錢財,金鋒賺了不少。

    但,沒拿到大鼎碎片,這是金鋒最大的遺憾,也是最大的憤怒。

    金鋒和李家也隨后鬧崩反目成仇,雙方都喊出了決裂永不來往的話語。

    但,雙方都知道,這也就是喊喊。

    有小雪在,兩邊的人永遠都不可能鬧翻。

    小雪雖然送給了金鋒五個箱子的好東西,但金鋒送給的小雪,是價值五十個箱子的珍寶。

    世間絕無僅有的絕世重寶和天材地寶。

    故友夜鈺云的羽化讓自己痛得來到現在都還沒緩過氣,四年多不見的小雪僅僅只見了一面又要分開,這種錐心滴血的痛,更叫金鋒難受。

    還有,大鼎!

    明明知道大鼎就在李家手中卻是拿不到,那種痛苦,痛得金鋒神魂都在分裂。

    種種痛楚加在一塊,金鋒都快要崩潰!

    一個贏痩的女孩悄然進來,靜靜站在金鋒身畔。

    素雅淡淡的怡人香風無聲沁入金鋒鼻息,無聲撫平金鋒的怒海狂山的思緒。

    “金鋒。我不知道那煉龍金是什么。但我知道,他對你一定很重要。”

    “我想說,凡事都要看兩面。”

    “李家把煉龍金看得很緊,證明他們跟你一樣,都很在乎煉龍金。”

    “竟然是這樣,那就不用擔心他們丟了煉龍金。”

    “煉龍金放在他們那里跟放在你這里一樣安全。”

    “過些日子以后,可以跟小雪再聯系。通過其他法子再把煉龍金弄回來。”

    “這對你來說,并不是什么難事。”

    “就算現在要不回來,將來等小雪接班了,對你來說,也就是一句話的事。”

    “不要把小雪逼得太緊。她處在你和李家中間,也很難受。畢竟她才二十三歲。”

    青依寒的話說完,默默起身。

    “唉……”

    沉默許久雕像般的金鋒發出一聲長長的嘆息,木然看著眼前的鼎爐:“謝謝你的開導!”

    青依寒扭轉嬌軀過來,露出微微一笑,柔聲說道:“我要告訴你一個好消息。”

    “安南田黃石和壽山田黃石,其實很好辨認。”

    “嗯?!”

    金鋒抬頭望著青依寒,遲疑問道:“你說什么?”

    青依寒輕靈空越的眼眸波光盈盈,笑著念出一段話來。

    金鋒怔了怔,煙蒂掉在地上:“你從哪兒看到的?”

    “滿清政府跟高盧雞在安南國大戰。隨軍記錄官爾汕在他的日記中記載了我說的那些話。”

    “早在清晚期的時候,爾汕就發現了這處田黃礦石的存在。他,早就找到了安南田黃石和壽山田黃的本質區別和鑒定方法。”

    聽了青依寒的話,金鋒腦海思緒急轉,忽然笑了起來,沖著青依寒說了句謝謝。

    突然,金鋒咦了一聲:“你是從小雪藏書里看見的?”

    青依寒定定搖動臻首:“以前看的書。”

    金鋒又是一愣。

    青依寒靜靜的看著金鋒,纖纖手指指著自己的太陽穴,輕聲說道:“我,腦子好了,能記事了。”

    金鋒呆了呆,面色一變:“你的道基?”

    青依寒直直看著金鋒,咬著唇,一下淚水奪眶而出。笑中帶淚梨花帶雨,閉上眼點點頭:“好了!”

    金鋒慢慢直起身子,急聲問道:“那,你的道心!?”

    青依寒目光有些蕭瑟:“夜仙子老祖羽化時候,我和張思龍都有幸分享到了她的氣運。”

    “大修士的氣運太過龐大,我承受不住。只是得到了很小很少的一點點福澤。”

    “但就是這點福澤,讓我道

    基一下就回來了。”

    “至于道心,我翻了我曾經讀過的書,從未見過道心重鑄。但,我的道心卻有些感應了。”

    “我想,應該有其他法子再重鑄。”

    “很快!”

    “你別為我擔心。”

    “對了,還有張思龍,他是道祖血脈。夜仙子老祖的福澤,他得了很多。”

    “他現在,很強了。只是他自己都不知道。”

    金鋒無聲笑了起來,愁苦不定的眉頭舒展了幾分。

    這時候,青依寒遲遲疑疑的說道:“能不能給你借這個鼎爐?夜仙子老祖在這里面閉關了很多年,我想進去……”

    “我,我已經焚香沐浴了。”

    金鋒重重點頭朗聲說道:“沒問題!”

    “只管用!”

    見到金
云南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