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刀彩虹 作品

第804章 不可能

    “丑二哥往艙里送安魂散的時候,不小心被個蠻子制住了。”朱丑妹老臉一紅,她歲數比殷家兄弟都大,卻隨著殷公寅喚殷公丑為二哥,“艙里的情勢好歹被老三控制住了,唯一麻煩的是那蠻子用丑二哥的性命要挾,要從咱們手上換人。”

    朱丑妹今兒算是八十歲老娘繃倒了孩兒,丟了大臉。以她行走蠻荒多年的經驗,竟然讓殷公丑在她眼皮子底下被個生蠻綁了,雖然暫時未有性命之憂,卻也臊得她直想與殷勤辭了這特情科的差事。

    “他要換誰?”殷勤面色平靜如水,既然對方以人質要挾,事情就有回旋的余地。

    “就是她。”朱丑妹指著懶漢椅上小角蠻,表情也是懵登的。那制住殷公丑的生蠻,和這小角蠻都是殷勤從丁等鐵籠里所點的五個生蠻之中的家伙,按照車馬店的評價,都是血脈低微不值錢的賤蠻。

    那五個賤蠻中四女一男,血脈強度都是不入流,被老蟲兒們趕上飛舟之后,就與花二妮所選的二百女蠻關在一個大艙里面。剩下那些花了大價錢的五十矮蠻,按照殷公丑的要求,隔離成了五個小屋,至于那幾個血脈三級的大蠻享受的則是單間的待遇。

    五個賤蠻的血脈太弱,即便與二百女蠻擠在一屋,也還是受人欺負,尤其是整個屋子中唯一個男蠻,甚至連飛舟上分派的吃食也被幾個強壯女蠻奪了去。

    直到殷公丑領了殷勤的命令,過來提那小角蠻,才發現這兩貨全被擠在角落里,可憐兮兮地沒吃沒喝。

    殷公丑只道殷勤單獨提這小角蠻必有情由,又見小角蠻與一個干瘦男蠻形影不離的樣子,也是出于好心,便囑咐看管弟子,在從屋角掉到門口附近待著。一來門口附近比較寬敞,二來在看管弟子的眼皮子底下,不至于被那些生蠻欺負得太狠。

    等到殷公丑按照殷勤的吩咐,從后艙取了安魂散,先去單間和關押矮蠻的舟艙發放了一圈兒,見還剩了不少。又想,這大艙里頭的生蠻血脈雖然不強,但二百多個擠在一堆兒,也容易出事,便借著給生蠻們喂水的時機,在那盛水的大桶里加了不少安魂散進去。

    又怕有些體弱的生蠻喝不到水,殷公丑便與幾個弟子抬了大桶,進到艙中,讓那些生蠻一個個地過來取水。

    那瘦弱男蠻正在門口一帶蹲著,見他進屋便蹭過來扯他的衣角,臉上寫滿焦慮顏色,口中說些殷公丑也聽不懂的蠻語,估計是在追問小角蠻的情況。

    殷公丑身上擔著大小差事無數,哪有功夫與一個賤蠻交代這些?他正張羅這給生蠻喂水的事情,囑咐弟子們切不可有所遺漏,又嫌那男蠻扯他衣角礙事,便抬腳踹了過去。

    哪知那連口吃的都搶不到的男蠻,不但沒有被殷公丑踹到一邊,反而扣住了殷公丑的腳踝,然后猛一抬手,將殷公丑掀翻在地。那不起眼兒的男蠻,宛若撲鼠的靈蛇,蹭地竄到殷公丑的身上,扣住了他的咽喉要害。

    殷公丑的修為的確是太過稀松,這貨的修為一直卡在練氣大圓滿,筑基丹倒是吃了不少瓶頸卻不見松動。而且他每日里所要處理的事情也是太多,連打坐練氣的時間都很難擠出來,修為上的些許進境,全是靠丹藥堆起來的。

   
云南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