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安童司振玄 作品

第1133章 別搞這么緊張

    不得不承認,這華依晗身上的確有一種魔力,沈澤宇驚恐的發現,他越來越無法控制自己,無論是情緒還是身體,這是他一直自以為傲的自制力,怎么能就敗在一個女人的身上,這絕對不可以!

    進了別墅,拖鞋進屋,房間里依然整潔,只是客廳里卻多了兩個大大的皮箱。

    “那是什么?”華依晗好奇心重,甩開了沈澤宇的手臂就直奔皮箱而去。

    沈澤宇一屁股坐在沙發上,心里還有些慍怒,沒好氣的說著:“是行李。”

    女人最大的快樂就是收禮物盒拆快遞包裹了,當然她華依晗也不意外,因為知道,自己從家里出來,還是穿著睡袍的,怎么可能準備行李呢?

    她倒是很有興趣看看里面裝的是什么,然后就大咧咧的坐在了地攤上,開始拆著面前的皮箱。

    “哇~居然有一條長裙~”盡管平時自己很少穿這些淑女的衣服,但是每個女人心里都是有一個公主夢,只不過她不適合罷了。

    拎起長裙,在自己身上比劃了兩下,真是絕美的衣服,而且看樣子尺寸也剛剛好。

    華依晗興奮轉頭對沙發上的沈澤宇問道:“這是你買給我的么?”

    沈澤宇點頭不語,然后華依晗卻送來了一個大大的微笑:“謝謝你!我很喜歡。”

    只是……這衣服的尺寸不免讓人狐疑,然后詭異的一個眼神再次投向沈澤宇,瞬間就化作了怒氣:“你個大色狼!你怎么知道我的尺寸!”

    沈澤宇被這么一問倒也是坦白:“我抱著你去的醫院,難道這點程度還摸不出來么?”男人輕蔑的遞過一個眼神,繼續說道:“難道沒人告訴你?在你住院昏迷的時候,只有我照顧你?每天是誰給你擦拭身體的?”

    華依晗只覺得后腦一陣陣充血,差點一跟頭就栽在地上。扔下手里的長裙,雙手快速的抱上了前胸,哭腔的說道:“難道你都給我看光了不成?”

    “不好笑……我們現在睡在一起都是合法的,假矜持。”

    一團軟綿綿的東西就砸在了沈澤宇的臉上,男人騰的起身,幾件凌亂的襪子內/褲就從沈澤宇的身上緩緩的落下。

    這一砸,華依晗也是更加憤怒,她剛才只是慌亂的從行李箱里抓了一堆扔過去,當看見那沈澤宇的頭上居然還頂著一條粉紅色的蕾/絲內/褲,華依晗幾乎要氣的跳腳。

    他!居然還給自己準備了內/褲!還不是一件!粉紅的,黑色的,居然還有t褲,他沈澤宇不是個色狼是什么?

    迎著沈澤宇的憤怒,華依晗快速的沖到了他的面前。

    “我現在就要跟你解除婚約,我受不了你這個大色狼了!管他什么的父母之約,反正我就是討厭你至極!”

    一聲咆哮,大有河東獅吼的威力,沈澤宇的心一緊,擦過了一絲的心疼,她討厭他么?這本是自己的感覺,但是親口聽這華依晗說討厭自己,還是有些受傷。

    華依晗的一句話無疑惹怒了沈澤宇,想他20幾年雷打不動的淡定,在這一瞬間爆發。沈澤宇暗暗咬了牙,盡管臉上依舊沒什么表情,但是伸手卻是神速,一只胳膊就夾上了華依晗纖細的腰肢。

    華依晗長大了眼睛,整個人就橫在了沈澤宇的身體一側,奮力的廝打,蹬腿,企圖逃脫,但是卻發現腰間那雙手鉗的更加死了。

    “沈澤宇,你放開我!我要告你非禮!你個大色狼,你快點給我放下來!”

    像是沒有聽見一般,沈澤宇抬步朝二樓走去。

    華依晗心里慌張了起來,這男人要干嘛?為什么帶自己上二樓?臉色漸漸發白,華依晗嘴唇顫抖著。

    走過二樓,是一排木質門的房間,沈澤宇在正中央的那一間門口停下了腳步。

    華依晗再次掙扎起來,只是說話間已經沒了底氣:“求求你放下我好嗎?你不要沖動啊,我們還沒有結婚,你要考慮清楚好不好,我們都是成年人了,理智,理智。”

    沈澤宇低頭,看那一臉的慘白,然后嘴角勾起,推門進屋。

    房間的正對面有一張大床,看上去十分的松軟誘人,那雪白的床單上,還有兩只心心相印造型的天鵝,使用紅色的餐巾布疊成的,四下撒了花瓣。

    這無疑是沈家二老的杰作,眼下看來意圖再明顯不過了。

    既然是父母的心愿,沈澤宇覺得倒是順應好了。

    那環著華依晗身體的胳膊往前一送,她就跌坐在了大床之上。帶著恐懼的眼神,華依晗迅速的竄進了床里,整個身體貼在了床頭上,一只手死命的抓

    住領口,大有一種要被侵犯的感覺。

    “沈澤宇,你清醒下吧,如果剛才因為我丟你東西,我道歉就好了,不要搞的這么緊張好不好?”

    華依晗的道歉很是特別,讓沈澤宇氣的竟然笑了出來。

    “哦哦哦!你笑了!你笑了就代表原諒我了,那你現在轉身出去,我們就當什么都沒發生!”

    眼看沈澤宇逼近床邊,華依晗本能的伸出一只胳膊抵擋了男人的再次靠近。

    只是華依晗似乎沒有意識到,她這番驚恐的作為,在任何一個男人的眼中都是極具的誘/惑,像一只受驚嚇的小兔一般,惹人憐惜,更會輕易掀起保護欲/望
云南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