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安童司振玄 作品

第1004章 她剛剛想干嘛

    而華慕言這次竟然出奇的配合,什么也不做也不說。

    等到談羽甜存下了肖尹僑的號碼,順便給他打了一個后,肖尹僑這才心滿意足的起身離開。走到門邊,他還沖華慕言揮揮手機,“華先生,祝您早日康復啊。”

    談羽甜一直看著肖尹僑,等到門被帶上,她才略有忐忑的轉身看華慕言,琢磨著怎么打破僵持,“那個……”

    “上司?”華慕言看著她,語調微揚。

    談羽甜一下子就提起來了,但與此同時想到他昏迷原有氣也不打一處來,她立刻掙脫了他的手,站起身一手叉腰一手指著他俯視著男人,“華慕言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

    “……”華慕言沒有說話,鳳眸掀了掀,睨了她一眼。

    被他這反應弄得有點心虛,談羽甜咽咽口水,瞬間斂盡了囂張氣焰,軟下態度坐到病床邊,癟癟嘴,“華慕言,我們好好相處嘛……要互相包容,你看,你怎么能拿你那小身板來擋,要是真出什么事,我多不安啊……”

    “要真出什么事,你就得下來陪我了。”感受到那溫溫軟軟的手的觸碰,華慕言這才不緊不慢的開口。

    談羽甜被他一噎,到底是誰給他這么大的自信啊!可這樣想著,她卻認真的追究起來,“那是過失殺人,不用償命的。”

    “噢,你以為我在和你說法制?”

    “……”談羽甜聞言愣了愣,半晌才聯想到這話背后的意思,嘴角抽了抽,卻下意識立刻討好的開口:“所以那啥,我是意思是讓你好好的,別操心,也別拿您那金貴的身子冒險啊。”

    “沒辦法,我躲不開。”華慕言掃了她一眼,看著那小臉上帶著狗腿的笑,喉間騰升癢意,他抬手抵唇壓抑的咳了咳。

    躲不開……躲不開……

    所以根本不是他來接她而是——她直勾勾的把他給撲了嗎!?

    談羽甜的眉角跳了跳,一時間竟然無言以對。

    好在很快秦莫深就換了個杯子回來,遞給談羽甜后自覺的消失。

    談羽甜握著杯子,傳到指尖上的溫度是剛好,她將杯子放在柜上,起身去洗了個手再回來給他剝藥。

    “水溫試了么,我不喜歡太燙或者太涼。”華慕言輕咳,看著冒著熱氣的開口,明知道莫深這些都會考慮到,依然有些不放心。

    談羽甜又摸摸杯子,無辜的看他,“剛好啊。”

    “……”華慕言無言。

    談羽甜突然福至心靈,“介意我喝一口試試么?”

    “喝吧。”華慕言俊臉懨懨,對女人這遲鈍的感應已經不抱任何期望,等到女人試了水,才張口吃掉藥。

    通常藥效之一是安眠,所以吃完藥過后,華慕言很快又陷入了沉睡。

    而談羽甜看著自己被握著的手,撇撇嘴,她還發現只要自己的手一掙扎,華慕言就會發出一聲很輕的抗議聲,然后捏著她的手的力道就會稍微近一些。

    可幾次她附耳過去,又沒有動靜,這讓她很頭疼他到底是不是在裝睡!可頭疼著頭疼著……談羽甜自己也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柜子上秦莫深給她買的水已經被喝了大半,在月光下散發著詭異的悠悠藍色。

    陸霏霏在得知華慕言住院的消息后,連夜趕到醫院。

    “你憑什么攔我?”看著眼前手插口袋,仿佛什么流氓痞子一樣的男人,陸霏霏踮著腳尖往他身后看了看,眉頭緊緊皺起,“秦莫深,我看你是華大哥的好朋友,才不想和你鬧。”

    “鬧?”秦莫深玩味兒的重復她的某個字眼兒,然后湊上前,一把擒住她的下頷,瞇起眼,“你最好不要再玩什么花樣,不然我會讓你知道‘后悔’兩個字怎么寫。”

    陸霏霏一把拍開他的手,高跟鞋往他腳上狠狠踩去。

    卻被秦莫深躲開,他勾唇輕笑,眼底的情緒卻深深掩藏,“這是我的醫院,我不能失了風度,請吧。”

    陸霏霏瞪了他一眼,細細的高跟鞋在安靜的走廊上落下一個個響亮的聲音。

    而秦莫深看著她的身影消失,抬手看了眼表,時間還早,他轉身上了樓去看晉柔。

    而陸霏霏找到了病房號,站在華慕言住著的病房外,在心里反復了好幾遍開口的話,才小心推開門。

    病房內沒有亮燈,但是因為窗簾沒有拉,所以外面廣場以及月光的亮光依然能夠讓她看清房內的景象。

    “談羽甜?”

    陸霏霏原本還不知道趴在床上睡著的黑影是誰,走上前卻看到是那個女人,恨得她一把揪起了她的衣領。

    &nbs

    p;談羽甜被這突如其來的襲擊嚇了一跳,誰知睜眼就看到某個面目猙獰的女人,失聲的同時卻下意識壓低了聲音,“陸霏霏你怎么在這?”

    “哼,你能在這,我怎么不能?”陸霏霏看了眼還在昏睡的華慕言,直接拉過談羽甜將她拽到病房外,“你最好跟我說清楚,為什么還死乞白賴的留在這里!”

    看著某人趾高氣揚的模樣,談羽甜雖然生氣,卻深呼吸著調整心理,她彎唇看著陸霏霏,“陸小姐,我在不在這里似乎不關你的事情吧?”

    “你真是不要臉!”陸霏霏憤憤的說著,抓著談羽甜的手也用了些力道。

    談羽甜撣開她的手,粗魯的搓搓手臂,瞪著陸霏霏,“陸小姐恐怕已經見過華慕言,也忍不住和他說我是冒牌這件事吧?那華慕言的反應呢?”

   
云南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