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安童司振玄 作品

第927章 彌補

    “哦……我知道那大壞蛋是誰。”這大壞蛋還是小媽的哥哥,顧承允有印象。

    正說話間,陸千麒和顧佩霜一前一后的走了進來,顧佩霜說:“目前要通過正當的手段對付華墨遠還真是不容易,我說,要不然我們找誰做了他?”

    陸千麒看見幾個孩子都在院子里,對顧佩霜使了個眼色,兩人才又往深里走。

    “不行。”陸千麒聽了蘇黎的意思,已經把手底下能散的人都散了,保護自己身邊的軟肋倒是可以,可真要是做點過界的事情,陸千麒已經必須思量清楚,“其一,現在這院子里有四個孩子,蘇黎和華映雪都不會同意這樣做,說不定還會惹禍上身;其二,華墨遠不是傻子,他無法對我們下手,但他一定會想辦法保護自己。”

    顧佩霜聳了聳肩,“那怎么辦,現在就剩這么個硬骨頭啃,總不能就這么放著。”

    陸千麒接過顧佩霜遞過來的煙,這時候蘇黎和羅菲也走了過來,蘇黎將那紅泥小暖爐上的茶壺端起,徐徐倒了一人一杯。

    自從和木俊杰分手后的羅菲,明顯沉靜了許多,坐在那里很多時候都不說話。

    從云省歸來以后,羅菲就答應了一個以前同事的追求,兩人在嘗試交往中,只是羅菲反而變得不開心了。

    蘇黎也不曉得該怎么勸她,無奈之下,只能每天想盡辦法的逗她開心。

    談到對付華墨遠的事情,陸千麒也不避著蘇黎,接過她倒好的茶盞,在手上輕輕晃了晃,方才一口咽下,“倒是有件事……”

    “什么?”

    “幾個月前,有人在山城發現一具女尸,那邊傳來的消息,據說是鐘欣。”陸千麒的眼神閃爍了下,他難得垂下頭,沒有將自己的情緒外泄。

    蘇黎一臉震驚的抬頭看向陸千麒。

    甚至連羅菲都有點傻眼。

    繼容喬之后,鐘欣也死了?但如果是幾個月前,鐘欣甚至是死在容喬前面的。

    那她是怎么死的?華墨遠下的手?

    可蘇黎想到鐘欣,不由自主的又看向陸千麒,她輕聲問對方,“那……那你沒事吧。”

    她沒想到陸千麒居然會得到這個消息,看來也有所行動了。

    陸千麒搖頭,“我只是覺著對不起鐘姨,沒能幫忙保護好鐘欣,別的……人命在天,誰也不能保證,會在哪天出什么意外。”

    “具體情況怎樣,這事能扯到華墨遠身上?還有,華墨遠不可能不自己擦干凈屁股,他既然敢下手,就一定有恃無恐。”顧佩霜難得神情肅穆起來,說話間那修長的手指不斷的輕點著自己的下頜。

    蘇黎見陸千麒始終不說話,也清楚鐘欣的死應該讓他感覺很不舒服,說實話,蘇黎也不是很舒服。

    她沒有想到,居然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會有活生生的人命在身邊一條又一條的消失。

    先是容喬,后是鐘欣。

    即便她對鐘欣沒有什么好感,甚至二人之間存在著萬分芥蒂,她也不希望看見這樣的場面發生。

    陸千麒卻在這時候開了口,“鐘欣的事情,的確牽扯不到華墨遠本人,就算找到,恐怕華墨遠手底下多的是人愿意抗罪。”

    陸千麒的話令顧佩霜和蘇黎、羅菲對視了幾眼,他們不得不意識到一個問題,黑的動不了,可白的卻是個持久戰,而涉及生死的事情,華墨遠還有能替他抗罪的人。

    這個男人,真的相當可怕。

    蘇黎還沒有來得及開口,陸千麒伸手握住她的,“他不會放過我們,我們自然不會坐以待斃。放心,窮其一生,我也會好好護著你們。這次,絕對不會再出現任何問題。”

    蘇黎看著陸千麒的眸子,良久后鄭重的點了點頭。

    *************

    又是一年春。

    南城四合院外的樹埡開滿粉花,蔥翠綠色爬滿紅色的磚墻,一排排嫣紅的燈籠懸掛在四合院外,數十輛豪車在胡同里連成一條直線,整齊劃一的車型,在陽光下泛著金光。

    華施仁和顧承允帶著弟弟妹妹在胡同外來回跑著,正撞向迎面走來的陸天凡。

    華施仁甜甜的喊了句,“外公!”

    華施仁今年已經八歲,顧承允十歲,而華慕言、華憶錦都已經三歲了。

    華慕言跟著華施仁喊了句“外公”,華憶錦則抱著顧承允的胳膊,有些怯怯的伸出頭來。

    陸天凡心情好,摸了這個摸那個,“今天你們爸媽的婚禮,別到處亂跑。你們都是花童,但得照顧好妹妹啊。”

    “放心好了。外公。”華施仁搶先回答,雖然好像自己的妹妹更黏著顧承允,他也只好隔遠了對妹妹笑了笑。

    見哥哥對自己笑,華憶錦也跟著笑了出來。

    她穿著一身粉白色的小花裙子,粉雕玉琢,異常可愛,一雙如黑葡萄般亮亮的眸子看看滿院子忙碌的人,大多喜氣洋洋,便也很奇怪的拽拽顧承允的胳膊,又扯了扯自己小哥哥華慕言的手,吃力的說了句,“爸……”

    或許是華憶錦的一句開口,讓陸天凡本來非常喜悅的心情,又低落了一點。

    三歲了,這一對雙胞兄妹真是命途多舛。

    華慕言腦袋瓜異常聰明,一歲開始認字,兩歲開始學會看小人書,三歲就跟人精一樣,別看他不吭氣,那腦子里的回路比十歲的顧承允還要曲折。

    可華慕言的身體不好,動輒便是發燒感冒,所以春暖花開的時節,別的孩子都已經穿上輕薄的衣服,而他卻還裹得嚴嚴實實的。

    至于華憶錦,華憶錦的身子骨很結實,小裙子穿著也不會覺著有什么涼意,但是她的智力水平發展極其緩慢,當她的哥哥會說話的時候,她卻還是咿咿
云南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