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安童司振玄 作品

第851章 隱藏的隔閡

    說完,旁邊的小白也好似領會了意思,叼住施仁胖乎乎的小胳膊昂頭一甩,便將他順利甩到了自己的背上,昂首挺胸的屹立在蘇黎面前,似乎再說保證完成任務。

    陸千麒俊朗的容顏上是少有的溫柔,輕輕的摸了下兒子的頭,柔聲道:“放心吧,爸爸會快快把媽媽帶回來的,這是和小男子漢的約定!”

    隨即,右手握成拳與施仁的粉嫩的小拳頭碰了碰。

    這一年的時光改變了許多事,施仁也堅強了許多,聰明的他已經到了記事的年紀。

    身為父母的他們,可真是沒給孩子多穩定的環境。

    眼看著小白托著施仁,聽著施仁時不時傳來的喧鬧嬉笑聲,陸千麒心下嘆了口氣。

    “我們走吧,快去快回。”陸千麒一本正經的說著,臂膊隨意的搭在蘇黎的肩頭,將她圈在懷中。

    為了蘇黎肚子里的孩子,緊跟著陸家就從云省到了南城,毫無怨言的同時,更是在陸天凡的安排下入住了木香所在的別墅。

    住在這里,一方面來說,能夠為蘇黎看病,另一方面來說,也能順應為木香瞧瞧。

    雖說木香目前的狀態,只記得陸天凡一人,過了近日便好似初生一般從新開始,倒也很是開心,過去對她來說,畢竟是一場噩夢般的等待。也許,現如今正是她曾經朝思暮想的日子,半生流離漂泊與寂寞的守望不過都是為了陸天凡一人而已。只是,這樣不認識女兒,不認識兒子的狀態,看著還是讓人心疼的。

    陸天凡也并沒有太多的奢望,不求她能記起過去,但起碼能少忘記一點現在的幸福,這般,便很好。

    抱著這樣的心態,陸天凡好似供佛一般將林瀟供在別墅里。

    一面是女兒,一面是妻子,不論是誰,只要他林瀟能夠治好一個,都能讓陸天凡感激涕零吶!

    當然,最讓陸天凡揪心的還是蘇黎肚子里的雙胞胎寶寶,在陸家老宅出了事,他陸天凡怎能不自責?

    女兒在眼皮子底下出了事,他也只能怨忿自己無能。特別悔恨當初沒攔下讓蘇黎接下李和玉的位置,若非如此,她又怎能被推到風口浪尖處,還害苦了未出生的孩子?

    這些日子,被撤銷了職務的陸天凡倒也落得清閑,每日陪伴在木香的身邊,樂得其所。

    別墅的后花園里花團錦簇,攀枝錯節的老樹根被各色的花卉圍繞,香氣彌漫,暗香浮動,令人心曠神怡。木香抬眸淺笑,凝望著園中那旺盛盛開的木蘭花。

    時光仿佛再次回到了三十年前,那時的他年少有為,英俊瀟灑,那時的她精明能干,驕傲的容顏高高昂起,有自骨子里流露而出的驕傲與自信。

    這幸福來得太晚,卻也最令人眷戀。

    “爸…媽……”蘇黎略顯僵硬的挽住陸千麒的胳膊走進陸天凡和木香,雖然并沒有跟陸千麒冷戰,可他們之間有些東西已經莫名其妙的改變了。

    女人向來是最缺乏安全感的動物,蘇黎在最危難的時候沒有守望到陸千麒,天崩地裂與瀕臨死亡的絕望讓那種長久以來逐漸養成的信任與依賴已經悄然崩裂,在修補起來也唯有看時間的造化了。

    她還愛著陸千麒,只是不向曾經那般信任他了。腦海里,眸中意識已被潛移默化的改變,怎能再回復曾經的如膠似漆?

    看得出來兩人之間隱藏的隔閡,陸天凡不禁低咳兩聲,眉宇間蘊滿了無奈。蘇黎倒是和木香很像,有著從骨子里蔓延出來的倔強。

    她如此死別著,別人能奈何?這是心結,關鍵還是看她自己呢!

    看得明白,陸天凡便也不再多說,只是小心翼翼的攙扶這木香,望著蘇黎柔聲道:“林醫生在二樓休息,去看看吧。”

    陸天凡這不自覺的動作倒是警示了蘇黎,看著兩位半白歲的老人,小心翼翼的守護著這遲到的幸福,蘇黎情不自禁的回望一眼陸千麒。

    對上蘇黎探尋而疑惑的目光,陸千麒心下一緊,愧疚和悔意不覺縈繞與眸底。

    “我先帶蘇黎上去。”

    木香迷茫的眸子亮晶晶的看著蘇黎日益隆起的肚子,笑得溫柔,有些嬌羞的躲進陸天凡依舊寬闊的懷里,問道:“我是不是要當外婆了啊?”

    “嗯,你已經是外婆了呢,改天啊,我把外孫帶來叫你好好瞧瞧。”陸天凡緊緊的環住木香,柔聲許諾道。

    他們錯過了太多,早已學會了珍惜,只是,不知道陸千麒和蘇黎是否能夠領悟。

    夕陽拖著長長的火紅色的尾巴逐漸落入西邊的地平線,夜幕逐漸籠罩上來,別墅的二樓已經亮起了燈。

    寬敞的房間里,火紅色的光線從落地窗照射進來,林瀟的房間里擺放著不少醫療設備。

    雖然簡易,治療蘇黎的設備倒是齊全,這里,儼然就是

    一個小型的診所。

    林瀟先是給蘇黎做了檢查,期間不僅一次的告誡蘇黎:“孕婦一定注意要心情舒暢,你也別太擔心了,并沒有你想象的那么嚴重,保證飲食和睡眠。實在不行,就讓施仁多陪陪你。”

    “好,我會注意的。”蘇黎如此說著,卻依舊愁眉緊鎖,緊抿雙唇。

    林瀟無奈嘆息,只得回眸凝望一眼陸千麒示意他能多多注意。

    再次回到四合院的時候,已經是明月高懸,銀河貫空了。施仁已經在傅無雙的照料下安然入睡,蘇黎一時無話,不言不語的洗了個澡,自顧自的躺在寬大的水床上。

    陸千麒知道她心中憋屈,煩悶糟亂,便也不說話,洗了澡之后鉆進被窩,十分自然的摟住蘇黎,情不自禁的感慨了一句“真好”,便默不作聲的閉眼睡覺。

 
云南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