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安童司振玄 作品

第720章 解了心結

    第720章 解了心結蘇黎忽然間抱住頭,蹲到了顧云朗旁邊,眼淚水一滴滴的往下落著,明明是最簡單的邏輯推理,她居然會忽略掉,朝著格外崎嶇的方向奔跑,和陸千麒之間錯過了好些時日,她果然冤枉過他!

    “你怎么哭了啊?”

    蘇黎揉著眼睛,“我、我是高興的,謝謝你顧伯伯,解決了我一直以來的一個心結。”

    “啊。你說陸家嘛?”顧云朗扶著蘇黎站起身,“不過說老實話,你媽這個人吧,是個天才,可也太喜歡自己抗事情。我去找過她很多次,她都不肯告訴我,你父親到底是誰,也不愿意透露一點口風。但是就我猜測,這個人,或者……是陸家的?”!!!!

    蘇黎震驚了,她結結巴巴的說:“你的意思是,我爸爸真的不是蘇明么?”

    “蘇明那小子什么都不懂,木香能看的上他?她根本就是委屈自己,為了能待在南城。要不我說,那個人是陸家的,就是也太深藏不露了……”

    蘇黎這次是真的嚇到了,說話是越發的結巴,“顧伯伯我、我……”

    “我知道你在擔心也在害怕。”顧云朗現在說話倒開始有了大家風度,“你是真的想追查過去,那我也只能告訴你這些,或者說,你有勇氣去把這些事做到底,目的是為了什么?找到自己的身世出處還是……”

    “幫媽媽平冤。”

    蘇黎剛才被嚇到,其實很簡單,假如自己的親生父親真的是陸家人,那她和陸千麒是怎么回事?近、近、親?但是想想陸家那么大的家族,有個旁支也很正常,未必有多濃厚的血緣關系。施仁還那么聰明,應該不會影響到她和陸千麒的。

    那么顧云朗問到她的真實目的,多簡單,當然是為了替母親平冤,為她正名。

    顧云朗的眼睛里滑過一絲贊許,蘇黎想做的事情其實是最難的,可她偏偏選了這一個,而她對自己的身世似乎反而一點也不在乎。

    其實不是蘇黎不在乎,是她現在有點不敢去查,而且在她心里,也的確是為母親平冤最重要。

    顧云朗伸手搭在那盒子上頭,“如果你想做這件事,對不起,這本我是不能還給你的。”

    “為什么?”

    “當初它給你母親帶來多少麻煩。”顧云朗嘆了口氣,“為什么我裝失憶,其實是因為當初我把最危險的東西要到了身邊,你要知道,一旦流傳出去,恐怕不是一個人會倒霉,所以如果你同意,我會找個時間把它燒掉。來”

    蘇黎猶豫了下,到底還是明白過來,這《珍閣》看似資料詳實,其實里面藏有很多上面的人的秘密,或者不少國寶級別的寶貝都被收藏在私人手中,也難怪當初試圖對付母親的人直接拿珍閣開刀,令她無所遁形。

    蘇黎點點頭,她同意了顧云朗的意見,這本《珍閣》對她也好,對母親也罷,都不是什么好東西,還是不要留在手上為妙。

    顧云朗又站起身,“這本珍閣不能給你,但有一樣東西能給你。”

    蘇黎愣住,難道還有別的?

    顧云朗賊兮兮的笑了笑,這讓蘇黎特別無奈。

    其實顧云朗對她有防心她倒是無所謂,畢竟一個莫名其妙的女人突然冒出來說是木香的女兒,哪怕再有理有據,顧云朗都要試探很久,因為木香的事情雖然已經過去很久,可她留下來的任何一樣東西,動輒都會卷起非常大的風波。

    而這第二樣東西,令蘇黎大吃一驚。

    曜變天目茶碗,南蘇時期的傳世珍品,如果說它是孤品都不為過,這是一個神異的文物,外國人形容這個碗,都是用“碗中宇宙”這種詞,說里面仿佛是深夜海邊看到的星空,高深莫測。

    就單品而論,它完全可以排到第一的。這個茶碗是蘇代黑釉的建盞,是蘇人斗茶用的,莫說舉世無雙,就連考古發現的大量瓷片中,也沒發現任何一個類似的。

    但是蘇黎的記憶里,這茶碗應該是現存在西京靜嘉堂文庫,而不是眼下顧云朗的房間里?

    為了確認自己是否看錯,蘇黎又走過去細細的翻了一遍,腦子里雖然有那曜變天目茶碗的形態,可就內中的具體圖像的具體排位她并不清楚。

    蘇黎戴著白色的手套,將這珍品拿在手中,心里其實非常激動。

    這真的是個國寶級的文物,是真的!

    莫說她自己也仿佛看見了“碗中宇宙”,便是這每一個棱角都令她癡迷不已。

    “這個曜變天目茶碗應該現存在

    西京靜嘉堂文庫的啊?顧伯伯。”蘇黎小心的捧著這東西,生怕自己不小心摔壞了它。

    顧云朗贊許的點點頭,看來蘇黎肚子里真的有貨,直接就說出這茶碗的來歷,不愧是木香的傳人。

    他沒有答話,又是高深莫測的表情看著蘇黎,他想讓蘇黎自己猜測。

    “曜變天目碗據說有兩只,流傳到島國之后,立馬就都成了王公貴族爭相追捧的寶物,其中一只被織田信長所得,毀于本能寺之變,剩下一只是德川家康傳下來的秘寶,后來被三代將軍家光賜給了春日局。這個碗在明治年間被三菱總裁巖崎小彌太所得。”蘇黎開始搜索這曜變天目茶碗的詳細來路,而后頓了頓,“難不
云南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