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安童司振玄 作品

第718章 真的是失憶么

    第718章 真的是失憶么“難道……你真的是來討債的么……”顧云朗也自己嘀咕起來。

    蘇黎搖了搖頭,“沒、沒有呢。顧伯伯今天是小承允的父親新婚?”

    她想辦法岔開了話題,其實心里頭真是亂糟糟的。

    “我爸爸才沒有呢。”顧承允一本正經的皺著鼻子,“是我小叔叔。”

    “哦……”

    又陪著這爺孫兩聊了會,蘇黎只好放棄打聽木香的事情,提起自己在南城的工作,也提起到四九城的學習,還提起和顧然巧合相遇的一些事情,說著說著倒是手機響了起來。

    “顧伯伯稍等下,我去接個電話。”蘇黎看外面太吵,旁邊還有個小房間,便起身到那邊接了起來。

    “四……”剛要喊陸千麒,倒是想起來他折磨自己換的稱呼,趕緊又改口,“老公你忙完啦?”

    “你不是說見到顧云朗了?怎樣?”

    蘇黎嘆了口氣,略有點苦惱的揉了揉眉心,“顧伯伯好像真的有失憶癥,他不記得媽媽了。我不知道該怎么問下去。”

    “嗯。”陸千麒琢磨了下,“旁敲側擊過沒有。”

    “有……我一直在拐著話題說相關的事情,但我觀察不到他的表情有什么變化,整個一個老頑童,我說東他就說西,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蘇黎真是頹廢啊,好容易找到的機會,居然就這么荒唐。

    陸千麒沉默半晌,“沒關系。問不到我們可以找別的方法,等我把手頭的事情解決掉,我幫你想辦法。”

    蘇黎忽然間覺著這種感覺很好。

    倒不是說她有多依賴陸千麒,在母親的事情上,她曾經和陸千麒爭吵過,曾經和他分道揚鑣過,甚至還因為彼此的不信任而鬧得不可開交。

    其實她很早以前就應該在這件事上相信陸千麒,他需要掌印,她可以幫他去找,掌印于她并沒有什么用處,她需要的不過是母親的正名而已。

    那時候她太執拗,固執,太鉆牛角尖,其實和心愛的人分享彼此最深的秘密,應該是這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她錯過了那么多的好時光。

    即便母親的去世上,還有著陸家的疑惑,還有著陸千麒的問題,可蘇黎覺著他既然可以坦然的面對,她又何必不信他一次。

    是該試著去信一次自己的男人才是。

    “好呢。”蘇黎柔聲笑了出來,“我先去和顧伯伯繼續敘舊,吃完飯就回去了。有消息再給你打電話。”

    “嗯。”

    和陸千麒打完電話,蘇黎才走了出去。

    顧云朗擠眉弄眼,“男朋友?”

    “是啊。”蘇黎坐了回去,小臉紅撲撲的。

    “哎呀太可惜了,我還準備在我的兒子里給你物色一個呢!”

    顧承允清咳了聲,“爺爺,就剩我爸了。”

    “你以為蘇小姐愿意要個免費的拖油瓶嘛?你別想!”

    蘇黎真的尷尬了,可又不好意思離開,畢竟顧然把她交代到這里,可還是有任務的。

    一直到下午蘇黎才有機會離開現場,和顧冰月并肩走出酒店的時候,她才感慨著對顧冰月說了句,“冰月啊,你們家這位真的是病人么……”

    顧冰月咯咯咯笑了出來,“所以你表達對顧云朗伯伯的敬仰的時候,其實我一直都不好意思告訴你啊。后來想著讓你見識一次也好,省的你以后總惦記著。他們一家三代都一個德行,我們顧家只要有漂亮姑娘都不堪其擾。”

    “你說一個六歲的孩子怎么能那么教呢。”蘇黎想到自己的兒子施仁,心說絕對不能讓這兩孩子撞到一起,一定會教壞她兒子的。

    “還好還好。他爹比較要命。”

    “才六歲就這樣,以后長大了簡直是個禍水。”蘇黎無奈的搖頭,“我今天真是見識到了……”

    “哈哈哈。”顧冰月又是愉悅的笑出了聲。

    回到家以后,蘇黎只覺渾身乏力,她先是去衛生間洗了個澡,擦著頭發坐到床邊的時候,手機又出現了陸千麒的一條短信:自拍。

    蘇黎心說他怎么就那么喜歡看她自拍?正好剛剛出浴,她坐在床上對著自己拍了一張發過去。

    陸千麒回復:不錯,外面那件不要更好。

    蘇黎頓時間紅了臉,直接回了句:討厭,我想睡會,今天真是太耗心力了。

    顧云朗真的是失憶么?

    蘇黎開始不停的回想他和自己說話時候的狀態,看似真的忘記,卻又有點像是用不正經去撇開問題,可他如果真的是顧云朗,他應該不會拒絕和自己談論木香的啊。

     

    ; 難道……顧云朗是懷疑自己未必是木香的女兒?

    這倒是也有可能,畢竟她姓蘇,又沒有實際證據證明自己就是木香的女兒。

    那她還要去和顧云朗打交道么?蘇黎揉了揉眉心,顧云朗也好、顧然也罷,這顧家還真是讓人心累的存在來。

    一覺睡到晚上九點,蘇黎被一段音樂吵醒,她摸索著擱在耳邊,就聽見顧然在那邊吵吵著,“蘇黎下來,我顧伯伯要見你!”

    蘇黎先是驚了下,而后徑直爬起來,抓著頭發迷迷糊糊的問:“顧伯伯,哪個顧伯伯啊……”

    “顧云朗呀,你不是一直說敬仰敬仰嘛,他還說你和他又約了一次時間讓我過來接你,你自己忘記了嘛?”顧然連珠炮一樣的聲音沖進了蘇黎的耳朵里。

    她約了么?沒有啊……
云南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