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安童司振玄 作品

第715章 虎落平陽被犬欺

    第715章 虎落平陽被犬欺他似是有些不安,站在樹下不停的看著自己的手表。

    蘇黎氣喘吁吁的跑到他面前,直接就罵了句,“賀風,你大晚上的跑過來做什么?”

    蘇黎對宋嘉良是一點都不客氣,在她眼里,雖然名字變了,這人的性情似乎根本沒有變化。正因為他曾經的欺騙,蘇黎還沒有消氣,她還是很生氣來。

    宋嘉良頓了頓,那雙黑沉沉的眸子牢牢的鎖在蘇黎的身上,不知道為什么他忽然間還是想起蘇黎倚在陸千麒身邊,那情深款款的樣子,還有他站在外面聽見房間里傳出的動靜,幾乎立刻就能想象出那種旖旎的畫面,心下一陣煩躁,連說話都冷硬了許多,“賀風已經死了,我現在是宋嘉良。”

    “……”

    蘇黎忽然間想起一件事,宋嘉良和自己聯系是在陸千麒走后,可她從沒有和別人說過陸千麒什么時候會離開四九城,這時間趕的也太巧了點。

    對方的態度并不是很好,蘇黎也沒有必要再像以前那樣柔軟,她直視著宋嘉良,“我問你,你在南城出現絕對不是個巧合對么?你和我的相遇也不是巧合對么?周先生,我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是敵人的話就離我遠一些,是朋友的話,那就說明白你和賀云霜的來歷。”

    宋嘉良雙眸微微一沉,徑直上前抓住蘇黎的手腕,“你就那么喜歡陸千麒?明知道他是什么角色?”

    為什么陸元鋒這么問她,連宋嘉良也這樣?

    蘇黎臉色一變,狠狠的甩脫開自己的手,“所以你也是針對他的?他是什么角色我清楚,但他是我兒子的父親我也很清楚,不用勞煩周先生你提醒。”

    宋嘉良定定的站在樹下,夜空之上點綴著數顆繁星,微風吹過二人之間,再度撩起他心頭一陣郁結,他不止一次這樣隔著一段距離的看蘇黎,看著她被那個男人抱在懷里,看著她和他親密無間,他當然清楚,越扮演賀風就越深入其境,到最后反而是自己入了戲。

    “有句話叫做,虎落平陽。”宋嘉良清秀漂亮的面容沒有任何的波瀾,只是淡淡的說了句,他按捺住心頭的那些風起云涌,他不想做蘇黎的敵人。

    虎落平陽……被犬欺?

    是說陸千麒現在的狀態是虎落平陽,所以宋嘉良要和聞少聯手?又或者說他宋嘉良到南城其實是虎落平陽,所以被朱永貴這頭犬欺負過?

    蘇黎被宋嘉良的話說的滿頭霧水,她咬著唇讓自己冷靜下來和宋嘉良交涉,“你找時間提醒云霜,讓她離開我們家吧。這以后朋友是做不成,但我不希望反目成仇。”

    宋嘉良點點頭,算是同意了蘇黎的意思。

    這時,蘇黎感覺到手機在震動,低頭看了眼,上面是陸千麒發給她的消息:已到。

    蘇黎的臉上露出冬雪初霽般的笑容,她已經想回去和陸千麒打電話了。她那笑容只是轉瞬即逝,而后攏了下自己的衣服,“如果你沒別的想和我說的,那我就回去了。”

    “陸千麒冒然跑到四九城,是他命大,身邊一直有你。”看見蘇黎剛才那笑意,宋嘉良聲音霍然間冷了下來。

    蘇黎眼皮跳了跳,停住腳又再度回頭看向宋嘉良。

    她原本以為他應該只是周雅琳的兒子,那個十八歲就出去闖蕩的宋嘉良,化名賀風在南城虎落平陽的富家少爺,可他剛才的話,分明是說如果沒有她在陸千麒身邊,他已經在四九城對陸千麒下手了。

    “你果然在監視我們……”

    “四爺應該不會想到,我也來四九城了。他行事低調,卻總歸防不勝防。”

    “所以,你是想告訴我,因為我和他在一起,你才遲遲沒動手,是么?”

    “差不多,可以這么說。”

    自從知道陸千麒到了四九城,宋嘉良清楚這是個鏟除陸千麒的好機會,所以一直有派人監視,但他聽說蘇黎始終和陸千麒黏在一起后,無論如何都下不了手。

    這次的無法抉擇恐怕會帶來很多的麻煩,但宋嘉良還是遲疑了。

    最后陸千麒離開四九城,他可能都不會想到,自己曾經在四九城命懸一線過。

    見蘇黎眼神中浮現出諸多情緒,宋嘉良索性直接告訴她,“我一直沒動手,原因很簡單,我不希望通過你去對付陸千麒。”

    “那我還需要感謝你是吧?”蘇黎攥著自己的手機,“你是想告訴我,你是好人,你希望我幫你鏟除陸千麒這個毒瘤,是嘛?”

    這是當年陸元鋒告訴她的話,那時候她執迷不悟,是因為堅信陸千麒不是這樣的人。

    現在倒好,她明知道這些人說的都是對的,她還是執迷不悟。

    &n

    bsp;不悟,是因為不愿負了那個對自己情深意重的男人,更不愿意讓自己的兒子從此和父親天涯相隔。

    她首先是一個女人,一個心存善念和愛意的女人,最后才是一個好人。她不可能仗著所謂的“好人”,就去背棄自己的丈夫,這不是好人,而是蠢貨。

    “不。”宋嘉良卻反駁了她的話,他的眼神在夜燈樹影下明明滅滅,“我只是認為你是個好女人,不應該在我們這些人的渾水里待著。而我,和陸千麒、聞墨,都是一類人。”

    蘇黎怔怔的看著宋嘉良,她第一次在宋嘉良的口中聽到聞少的真實大名,聞墨,還真是附庸風雅,這從東南亞過來的過華龍,還知道給自己取個這么好聽的名字。

    可惜,都是一路貨色。

 &n
云南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