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安童司振玄 作品

第626章 及時行樂

    第626章 及時行樂陸千麒想了想,倒是覺著挺有道理。蘇黎靠在陸千麒懷里,摸.著脖子的手似有似無的滑過自己的唇。

    他寧肯在自己的脖子上栽下這么多的印記,卻也不愿和她真正的親一次,縱然每天有那么多的溫情話語,她也知道不過是片刻間的風花雪月罷了。

    陸千麒壓低了聲音問:“你剛才說施仁是你的兒子也是我的兒子。”

    蘇黎被這句話分了神,一時間又憋紅了臉,半天不知道怎么回答,反倒是陸千麒追問了句,“你就不想給我生個孩子?”

    蘇黎愣了下,小聲的回答了句,“四爺想要么?”

    她直覺陸千麒就是和她開個玩笑,否則上次也不可能留個避.孕藥給她吃,雖然兩個人的相處有熱度,也有冷戰,還有冷戰后的甜.蜜,這令她越發的感覺似是在戀愛,可是蘇黎同時也非常清.醒,這樣的感情是有時間限度的。

    或者這樣的男人內心是有著非常深的防線,關于愛情和喜好,愛情是可以和她接.吻,可以帶她回自己的私人領地,可以讓她出現在眾人的面前享受著萬千風光,同時也可以讓她睡在自己的身邊;而喜好,無非是在還喜歡的時間范圍內,給予她足夠的食糧,精神的物質的,但卻絕對不會讓她生下自己的孩子。

    “想要。”陸千麒難得戲謔著回了句,“不過現在這時間還是及時行樂比較好。”

    蘇黎慌忙捂著脖子,“不許再親這里了!”

    “嗯。”陸千麒笑了笑,腰再一沉,“我現在就想埋在你體.內,別的一概都不想。”

    生的這么妖.嬈的痣,卻又長了副清純至極的面容,配搭在一起堪稱完美。

    陸正青寧肯要蘇媛那種滿大街一抓一大把的女人,都不要蘇黎,簡直是匪夷所思。

    但是想到這件事,陸千麒自己反而有點不爽,又奮力的開始折磨起蘇黎來……

    不過之后,蘇黎倒是呆了呆。

    這晚上她又要怎么住……

    想歸想,蘇黎還是勉力爬了起來,陸千麒皺眉問了句:“你做什么?”

    “我出去看看還有沒空的房間……”怪只怪她自己太過開心施仁和陸千麒過來,把這么重要的事情給忘記了。

    “去倒杯水。”陸千麒示意了下,“你剛才不是嚷嚷著說想要聊天?”

    蘇黎愣了下,伸手接過杯子,她倒是忘記剛才自己還死乞白賴的想要和陸千麒聊天的事情,她趕緊點點頭,跑到客廳里倒了杯溫水,回來放到床頭柜上,又坐回到床側,略有點興致勃勃的說了句,“我想想從哪里開始說。”

    陸千麒覺著她離得有些遠,對她這種下意識拉開距離的表現有些不滿,長手一伸又把她拉回到床.上,直接按在自己懷里,低聲說:“你這女人的腦子到底是什么長的?”

    “怎么了?”蘇黎糊涂的眨了眨眼,她做的哪里不對了。

    “不該撒嬌的時候胡亂撒嬌,該撒嬌的時候根本無.動.于.衷。”陸千麒把.玩著她的小手,漫不經心的點評著。

    蘇黎頗為奇怪的抬頭看陸千麒,“我撒嬌過么?不可能,這不是我!”

    見她居然自己否定自己,陸千麒倒是有些無奈,定下規矩的是他,她不敢打破或者逾越也是正常,不過當她靠在他懷里的時候,陸千麒并不會覺著有多不適應,他略有點僵硬的將她的頭按在自己的肩上,“這樣不是挺好?”

    蘇黎困惑的咬了咬唇,好是極好的,可是她總覺著受寵若驚,“四爺你真的要在這里住一個月么?會不會影響你那邊的工作。”

    “最近要放放手頭的事情。不過不一定要在這里待一個月,景縣的作坊我也打算稍微停停。”陸千麒伸手取過自己的手.機,隨手翻著上面的新聞,“之前謝敏和我溝通.過,有人和她打聽最近公.司的動向,還有外派人員的情況。倒是沒想到陸元鋒這么快就過來。”

    蘇黎略有點驚訝的直起腰來,“你的意思是說,陸元鋒找謝敏打聽的么?”

    之前她也問過陸元鋒,陸元鋒當時說自己找公.司的人打聽的,和謝敏這個也能對的上號,只是陸元鋒居然會那么坦誠的告訴自己?也略有點奇怪……

    蘇黎蹙著眉,小聲的說:“不行四爺,他們既然能在蓉城動手,景縣也不安全,你還是回南城吧。”

    “陸元鋒有那么

    傻?”陸千麒彈了下她的額頭,“當時誰都不知道也不可能有所防備,可是現在不一樣,誰的心里都有塊鏡子,就看誰的真面目最先暴.露而已。”

    這、這樣么……蘇黎略有點苦惱的想要收回手,倒是又被陸千麒給拽住,像上次去蓉城陸千麒安排了周瑾一路相隨,這次是那個身上似乎隨時帶著利刃的白錦然,陸千麒應該不會做沒有保險的事情。想到這里蘇黎才略有點放心,剛剛躺回到陸千麒懷里倒是又不安定了,“陸元鋒在這邊待著,會不會查到對你不利的事情。”

    他在作坊里拿著那元青花的仿品,讓她去懷疑陸
云南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