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安童司振玄 作品

第526章 我信你

    第526章 我信你谷羽的壞笑更大了一些,“難道這有什么問題?她已經25歲了,我想我作為男朋友應該夠格吧,只是大哥你的情緒就激動了一些……”

    沈昊松想到昨晚醉酒的沈思瑜,后悔自己沒有留下來。司振玄把自己拉出去,讓自己看淡一切,他就真的想給沈思瑜自由。

    胸口悶悶的疼著。就算他想相信沈思瑜,也知道這谷羽是個什么樣的人。國外的緋聞撲滿天,這男人簡直就是每天拿著照相機游歷花叢一般。

    跟谷羽比起來,沈昊松寧可是阮航。

    手臂猛的一搡,谷羽向后踉蹌了幾步差點摔在地上,作為男人被這樣對待谷羽也是顏面盡失,更何況目光掃過街道,已經吸引了不少的行人。

    谷羽臉上陰陽怪氣,不過看著沈昊松像是有一些情趣。他拉了拉頸下的領帶,“那么,我們以后見了!”

    沈昊松轉身時,看沈思瑜正抱著肩膀半依在店門上。

    “我沒有。”

    “我信你。”

    沈思瑜微微一愣,沈昊松毫不猶豫的說出:我信你,竟讓這女人有些想哭的沖動。沈思瑜怕被看穿,急忙轉身往店里走。

    聽見是身后的沈昊松又追了一句,“谷羽這人名聲很臭,你要多留心。”

    為什么這句“我信你”沒有來的早一些,沈思瑜執拗的勸著自己,已經發生的事情就不可能再回頭了,盡管這段時間的沈昊松多少讓她改觀,但錯了就是錯了,沈思瑜會記一輩子吧。

    ……

    這一周來,谷羽每天都會到店里來一趟,有時候是一束花,有時候是一盒巧克力。店里的幾個丫頭也跟他熟絡起來。有兩個不長腦的還跑來替谷羽說好話。

    有些事情被說著說著就會成了真的,沈思瑜思考之后,還是決定要跟這男人好好談談。

    商業街有一家很有名氣的咖啡館,叫靜日。二樓有個很田園的露臺,種著一些不知名的小花。

    沈思瑜坐在谷羽的對面,一臉嚴肅的看著他。反倒是谷羽看起來漫不經心,時而眺望著樓下的街景,時而朝身邊走過的美女飛去一個媚眼。

    “谷先生,我知道你不是認真的。”沈思瑜就算沒有沈昊松提醒,也早知道這就是一個花花公子。他的穿著他的笑還有他永遠不安分的眼神。

    “這有什么問題?這世界上80%的婚姻都不是跟自己所愛的人。”

    谷羽的觀點沈思瑜從來沒聽過,新鮮之外細細品了似乎有點道理。但,那也不能作為自己花心的借口!

    “我有男朋友。”

    谷羽挑眉哦了一聲,似乎很感興趣的樣子,“你別告訴我真的像傳聞那樣,你跟你的那個……”

    “叫阮航!”

    沈思瑜直接止住了谷羽的半句話,“阮航你認識嗎?北城的另一個知名人物,而且我們是大學同學,所以她不經常來我的店里也是正常的。”

    沈思瑜哽著脖子說的底氣十足。因為一直以來,阮航都是他的擋箭牌。

    谷羽漫不經心的淺笑,“我知道他,不過就是個孩子,尤其是一頭蓬松的頭發,怎么也算不上一個男人。”

    沈思瑜無所謂評價,反正男人看男人都是不如自己的。

    谷羽傾了身體靠向欄桿,然后探出了一只手臂,“不過,思瑜小姐,你確定阮航一直沒在豐城嗎?”

    “你什么意思!”沈思瑜轉頭來有點發怒,但是目光落在這男人蔥白的指尖上,頓時啞口無言。

    這二樓的距離不算高,看街道上的人群很清楚。阮航正緩步走過,而且林月緊緊的挽著他的手臂。

    雖然只是頭頂,看不到那倆人的表情,但是著實讓沈思瑜吃驚了一下。

    突然腦中靈光一現,沈思瑜想起之前林月陪自己去醫院時候接到的那個電話……不會吧!這丫頭!

    “咳咳……”沈思瑜臉色微紅,不知道要如何解釋眼前的一幕。

    “其實我覺得思瑜小姐想多了。”谷羽開口,收斂了臉上邪邪的笑容,“我本來在國外發展的不錯,因為感情上有些事情,所以被迫回來了。”

    沈思瑜低頭抿了一口冰咖啡,對谷羽的背景絲毫沒有興趣。

    “我需要一段感情來掩蓋,你跟我一樣。”

    沈思瑜抬頭,怔仲的看著面前的男人,“所以……”

    “所以你我還是堅持著心里的堅持,難道你能頂得住現在的壓力?”

    不得不說,這谷羽認真起來的時候,說話還真是有感染力的,沈思瑜真的有點動心。只是她目光上下打量著谷羽,猜這男人怎么會了解自己的事情。

    “你不用看我。我完全能理解你,因為我們是同類人。”

    沈思瑜放下手里的咖啡杯,

    “好吧,那就這么說定了。”

    ……

    沈思瑜像是被蠱惑了,來的時候氣場堅定的要跟這男人說的明白,而離開的時候,她就已經接受成為這個花花公子的未婚妻了,這世界真瘋狂。

    沈思瑜沒有多停留,告別了谷羽直接去了古董店。谷羽手里按下遙控車鎖,兜里的電話想了起來。

    他下意識的望了一眼走遠的沈思瑜,從兜里摸出了電話。

    “哈妮~先親一個呀!”谷羽嬉皮笑臉,賤賤的笑著,還故意扭了下自己的腰。

    電話那端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這么開心,看來事情已經辦成了嗎?”

    “當然,這點小事還不是手到擒來的?更何況我們姐妹一場。”

    “咳咳……”

    
云南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