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安童司振玄 作品

第448章 我想回家了

    第448章 我想回家了司柔柔總覺著自己應該忽略了什么,可又想不起來,她站在走道附近的空臺上發呆。

    晚風微涼,一輪明月瑩瑩掛在天邊,這樣吹了會風,她感覺狀態好多了,便轉身準備回房間。

    天臺下的走廊隱隱約約傳來人聲,其中一個人似乎還是孟亞倫。

    聽見他的聲音,司柔柔心口漏跳了一拍,她之前為了能和他平穩相處,已經有好些日子沒有見過晚上的他了。

    哦不對也不算,其實昨天晚上她其實是有和他在一起的。

    臨回房間的時候他還拉著她親了一段時間,好多年沒有和他親熱,司柔柔有一點不適應,但最后還是軟了身子,配合了他的吻。

    這之后她才回了房間睡覺,而他也沒有強拉著她進屋做一些少兒不宜的事情。

    說起那少兒不宜的事情,司柔柔又不由自主想到看見的陸澤霖和米蘭之間的那種情況,不覺微微一窒,哎,好煩惱,是真的好煩惱。

    剛走過去想找孟亞倫的時候,她的腳步也停了下來,似乎是孟亞倫在說他們之間的事情?

    透過玻璃窗,她能隱約看見反射過來的影子,正是孟亞倫和常峰二人。

    常峰嘴巴里咬著根香煙,含糊不清的問了句,“你到底打算什么時候搞定你女人呢啊?”

    孟亞倫皺著眉頭先是沒說話,但良久才嘆了口氣,“我覺著她現在已經在慢慢接受我,但我反而受制于自己當初騙她的那件事。”

    “這還不簡單?”常峰笑了笑,“你就給她演一遍第二人格的繼續消失,這一次好好的和她再見,讓她和你過日子,不就完了?哪那么多事情。”

    “柔柔雖然一直在給別人當心理咨詢師,但我很清楚,她的內心世界還是很脆弱的。”孟亞倫苦笑了下,如果這事能那么簡單便好了,何況他是真的不想繼續騙她,用所謂的消失令她再傷心一場,真的毫無意義。

    所以他越發后悔自己每次在面對司柔柔的時候,總是會做出一些比較糊涂的事情,說好聽點是情商低,說難聽的根本就是沒腦子。

    他怎么就想出用那個人的出現來接近司柔柔,現在好了,反而令自己裹足不前了。

    常峰忽然間“哎呀”了聲,孟亞倫奇怪的看向他,“怎么?”

    常峰示意他往后看,而他立刻覺著自己這時候的存在實在是非常尷尬的,所謂好兄弟必須插兩刀,他就不陪著孟亞倫折騰了,趕緊趁著孟亞倫回頭的時候,溜之大吉。

    孟亞倫也的確是回過頭便沒有轉回去,他也看見了站在玻璃窗后頭兩眼閃著淚花的司柔柔。

    她的喉嚨陡然間感覺到疼的冒煙,眼淚也在瞬間滑落了下來。

    其實她一直都覺著這件事透著股子詭異,可她從來沒有敢往細里想,或許內心深處也在擔心,擔心這件事不是真的。

    可沒想到,這一句話到底還是讓她聽見了。

    原來……原來……以前一切都只是個謊言。

    司柔柔哽咽了聲,垂下頭來拼命的往前走著,騙子,大騙子,居然騙她!!

    孟亞倫只那么一晃神,便發覺司柔柔已經走出好長一段路,他直接跨了幾步,直接將她狠狠摟住。

    “你放開我啊,大騙子!!”司柔柔輕泣著,直接狠狠去踩孟亞倫的腳,試圖讓他放開自己。

    孟亞倫不放,他牢牢鎖著她的身體,低聲說:“柔柔,你要相信我是為了想和你復合才撒了這個謊,我不想你和我之間繼續那樣僵持下去,我們已經荒廢了那么長的時間了!”

    司柔柔冷冷的說:“這就是你可以欺騙我的理由嗎?孟亞倫,你知道不知道,這會讓我覺著,那一刻的我就像個傻子!!

    那一刻她聽說他蘇醒了,又回來了,所以她分外的害羞,不知所措,也在一個時間段內,并不確定自己接下來要怎么做。

    她是用了多大的勇氣,告訴自己,她可以和孟亞倫重新來過,可他呢?

    他居然是騙自己的……

    那她當時費盡心思,還告訴他,最近一段時間兩個人可以晚上不要見面,因為她想對白天的那個公平一些,這都是什么?都是笑話嗎!

    司柔柔氣的渾身發抖,可孟亞倫卻沒有松開手,他只是略有些疲憊的靠在她的肩頭,一字一句的和她說:“寶貝,我真的累了,我想回家了,你不要再推我出去,好不好?”

    他承認做藝術的人永遠都有一顆孤勇的心,而那驁不馴的靈魂也終究想在外面流浪。

    他外表看起來溫柔可親,可內心始終有個高歌前進的靈魂動力,就是那種野

    性的呼喚,令他那些年始終在外飄著,而忽略了家里苦苦候著他的嬌妻小兒。

    事情過去那些年,兩個人都犯了致命的錯誤,而他卻在看見女兒和她同時站在屋子里的時候,終于知道自己曾經錯的多么離譜。

    他想要回家了。

    可不知道這個女人還肯不肯對他敞開心扉。

    縱然還有著她更愛那個人格的芥蒂,但孟亞倫已經顧不上了,他希望讓她回來,尤其是她終于肯正視兩個人的問題的時候。

    司柔柔聽見那句“我想回家了”,眼底終于忍不住涌出了更多的淚花,哪怕再恨他騙她,聽見這句話的時候她還是心軟了,她知道自己這輩子恐怕也不可能再有第二個男人。

    其實她難道不是一直在等他回來嗎?

  &
云南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