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安童司振玄 作品

第400章 老牛吃嫩草的混蛋

    第400章 老牛吃嫩草的混蛋柯夢綺停了下來,眸光熾烈,似是一捧冬日的暖陽,熨燙的顧萱萱渾身不適應,他說:“如果我說,你是最獨特的那一個,所以我想將你圈占,你會怎樣想?”

    顧萱萱瞬間惱的連腳趾頭都蜷曲到一起,她狠狠地罵了句,“圈占你妹啊,我是人,不是玩具,去你/媽的圈占。你找個愿意被你圈占的去圈。”

    見顧萱萱都懶得送自己,轉身往回路走,柯夢綺卻非常有興致,找個愿意圈占的來圈,那還有什么樂趣呢?

    將這樣的小野馬收服,才是最有樂趣的吧?

    晚上的時候顧萱萱幫周予鈞收拾碗筷下樓,他現在腿腳還沒有完全恢復,她寧肯自己多跑幾步路。

    回來就看見他正慢慢的在屋子里走著,便趕緊過去,一把摟住他的胳膊。

    周予鈞歪著頭低聲說:“和我一起下樓去花/園走走好么?”

    顧萱萱當然愿意,她想上去扶周予鈞,被他拒絕了,“我還不是殘疾,萱萱,讓我自己走。”

    “好。”顧萱萱慌忙撒手,亦步亦趨的跟在周予鈞的身后。

    他的步伐雖然有點慢,但他的背影看起來那般沉穩而又令人極有安全感,顧萱萱心里頭是真高興,這讓她的唇角一直都帶著笑容,恨不能馬上就把自己的小師叔給撲倒。

    其實這一直以來都是她的夢想,周予鈞既是自己的愛人,又是自己的親人,而爸爸媽媽也默認了他和自己的存在。

    原來以為這件事有多難,后來發覺,經歷過來之后的晴朗,才是真正的晴朗。

    當初她果然真的是因為眼界太小,總認為把這件事隱瞞下去才是正道,原來還是她糊涂了,應該如同周予鈞說的那樣,早早的和父母溝通,即便受到再多的責難,父母終究還是會妥協的。

    因為他們是這個世界上最愛她的人。

    不過現在也好,那個時候兩個人感情畢竟還是不夠成熟,甚至于充滿了裂痕,任何一件小事都極有可能讓他們兩人大吵一架,而后分開。

    不像現在,她能深刻的體會到周予鈞一直在看她,那種無論她走到哪里,那雙眸子便會投向哪里,他在牽掛自己,便是這樣的感覺,令她對未來越來越有信心,甚至認定,哪怕柯夢綺再一次策劃什么事情,她也會和周予鈞共同度過。

    因為他們是已經度過劫難,重生一回的人了。

    顧萱萱正想著,周予鈞忽然間停住腳,伸手向她,“來萱萱。”

    顧萱萱愣了下,臉上的笑容愈加幸福,趕緊上前去握住周予鈞的手,和他十指相扣。

    “小師叔……”顧萱萱臉有點紅,一邊陪著他慢慢的往下走,一邊柔聲問:“我們會永遠在一起嗎?”

    “會的。”周予鈞很堅定的回了句。

    雖然他沒辦法保證活得比顧萱萱長,但是在他有生之年,定會給她全世界的愛。

    顧萱萱忍不住笑出了聲,“我好幸福哦!!”

    就在兩個人膩味的時候,身后傳來顧安童的輕咳聲,顧萱萱和周予鈞轉頭,顧安童慢慢的扶著樓梯下來,嘴角略有些僵硬的說:“你們兩個啊……稍微注意點,你爸爸臉都黑了。”

    雖然顧安童這樣說,顧萱萱還是沒放手,她嘟囔著說:“爸爸不是都已經同意了嗎?”

    “你爸爸還在適應期……”顧安童深吸了口氣,“在強迫自己接受即將有一個36歲的女婿。”

    周予鈞輕咳了聲,這個家里面,除了顧萱萱不需要適應,所有人都還需要適應。

    顧萱萱依舊不放,“媽,我陪小師叔去樓下花/園散散步,你就別打擾我啦。”

    顧安童心說自己就是提醒一句,居然這就變成電燈泡了?果然是女大不中留。

    可即便是提醒顧萱萱,顧安童對周予鈞還是放心的。

    周予鈞和顧萱萱不像是孟亞倫和司柔柔,周予鈞至少是真的很喜歡顧萱萱,從他的眼神里都能看見滿滿的愛意,似是要滿溢出來。

    好歹是擺脫了顧安童,和著晚風,顧萱萱陪著周予鈞一步步的走著,他的腿腳目前當然沒有完全康復,所以遵照醫囑是要多行動行動比較容易恢復。

    “今天柯夢綺找你說什么。”周予鈞問。

    顧萱萱點著頭回答,“說景藍舞團那邊換了新的投資人,我和他都被踢出舞團了。”

    顧萱萱忽然間抬頭看了眼周予鈞,唇角勾起一絲冷笑,“哦對了,以云杉和你的關系,估摸著你的資金還在舞團里,你還是景藍舞團的投資人呢。”

    “你啊。”周予鈞伸手輕輕點了下她的額頭,“有話直說,非要這樣含槍帶棒的。”

    &nbs

    p;  顧萱萱嘻嘻笑,“那可怎么辦呢。我這個人就是小心眼,有些事情我會記一輩子,在你不愿意想起的時候我就反復提起。”

    周予鈞搖了搖頭,倒是沒和顧萱萱爭論這些,沒意義。他問:“除了這些,還和你說什么了。”

    “他說他要自己組建舞團,聘請我當首席,問我做不做。”顧萱萱撇了撇嘴,“我傻呢我去做。我把這事推給我爸爸了,讓他去找爸爸談。”

    顧萱萱剛說完,兩個人正好走到一簇玉蘭花下面,夜幕低垂,上面點綴著幾顆星子,晚風微涼,吹得顧萱萱的頭發纏/繞在他的指尖。

    因為這細微的動作,周予鈞微微一頓。

    顧萱萱卻想起什么,直接抱著他的腰,嬌聲說:“但是如果小師叔你給我投資舞團的話,我一定答應當首席
云南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