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安童司振玄 作品

第383章 后悔的要死

    第383章 后悔的要死周予鈞將她的安全帶解開,推開自己這主座位的距離,讓它留出能容納兩個人的空間出來,再把顧萱萱直接扯到自己的腿上,狠狠地拍了下她的翹臀,“看你再胡說!!!”

    “啊啊哎呀疼啊小師叔。”顧萱萱被拍的身子一震,“我這不是和你開玩笑嗎?”

    周予鈞可沒留手,啪啪啪又拍了幾下。

    顧萱萱本來還覺著疼,但感覺到拍著自己的動作漸漸變得輕軟了起來,內心一蕩,本來好好的懲罰游戲,突然間變得色-情起來是怎么回事。

    她扭了扭小屁股,嬌聲說:“小師叔,你再打幾下嘛。”

    “說我戀童癖,你是受虐狂吧?”周予鈞依著她的意思拍了下,顧萱萱上身跟著彈了彈,哎呦了聲后揉著自己的屁股,眼睛水波粼粼的看著周予鈞。

    一般顧萱萱不會用這種眼神看著他。

    這么看著他的時候就是感覺來了。

    果然,顧萱萱特別不好意思的小聲嘟囔,“是就是咯。那也要看是誰虐,哎呀小師叔怎么辦,闊別好幾天,原來是我戒葷有點久了。”

    周予鈞簡直要被顧萱萱的自言自語惹笑了,他剛要回答,顧萱萱便已經低頭拿自己的鼻尖去輕觸那個位置,聲音也變得冶艷起來,“小師叔~~我還沒試過在車上呢。不是有句古詩說的好,停車坐愛楓林晚?”

    “就你會胡謅。”顧萱萱的鼻尖和小嘴兒很快便勾起了周予鈞的感覺。

    他還在強忍。

    總覺著在山頭上做點什么,實在是……奇怪。

    他年紀大了,真是瘋不起來啊。

    顧萱萱不依不饒,似乎就是要拖著周予鈞胡鬧,她年輕火/熱,最不懼的就是橫沖直撞野蠻的青春行為。

    顧萱萱衣裳半裸,下半身全部空了,衣服被卷到xiong部上,她就這樣抱著周予鈞的頭,雙手插在他的發間。

    一個wen,落在顧萱萱的紅蕊上,她倒吸了口冷氣,舒服的咬著牙,隔著窗戶玻璃,夕陽余暉正好灑在她那象牙白的身體上,窈窕有致,透著極致的性/感。

    顧萱萱自己尋找著快樂的節奏,喘氣聲都死死的憋在唇中,偶有幾聲溢出,反而更令人血脈賁張。

    她動了一會后便將周予鈞的雙手挪到自己的腰上,軟軟的說了聲,“小師叔……”

    周予鈞正閉眼享受著,這個時候的回應,聲音的尾音都還帶著些許微顫。

    顧萱萱捧著他的臉,彎下腰去和他接wen,心里在一遍遍的念叨著,給我個孩子,我想要個孩子。

    車內的風景正好,車外的風景怡人。

    兩個人終于完事已經是一個多小時以后,顧萱萱把裙子卷了下來,又從車里找到紙巾,讓周予鈞幫她清理。

    周予鈞替她擦的時候,她又有點不好意思的合攏腿,結果周予鈞沒讓她動,聲音還算溫柔的說:“沒關系,都已經完事了你才知道不好意思。”

    “你開著門我當然不好意思了!走風漏氣的!”

    周予鈞是站在門邊,顧萱萱兩腿搭在車子外頭,一陣陣輕微的涼風竄進來,她都臉紅。

    關上車門是一回事,這開了車門感覺非常不對勁啊。

    “這山上一般沒什么人來。”周予鈞指了指他們所在的位置,“別擔……”

    剛要說別擔心,周予鈞的眸光落在后視鏡上,忽然間雙眸一緊,直接朝著后方沖了過去。

    顧萱萱嚇了一跳,直接縮了雙/腿到自己的駕駛座上,耳邊只聽見周予鈞的“別跑”二字,她皺了皺眉,直接將裙子放下,跳到地上。

    山路上一個黑衣服的男人拿著相機拼命的跑著,周予鈞的速度并不慢,而那人卻跑的更快。

    難道是剛才她感覺到的那道白光?

    顧萱萱一下子便反應過來,她輕輕的拍了下自己的臉,后悔的要死,她就不該那么大意!當時就應該提高警覺的。

    果然是她在家賦閑了幾天,反而放松警惕了。

    顧萱萱知道自己這時候跟著跑沒什么用,她回了車上把自己的衣服穿妥當,等周予鈞回來后才著急的問:“怎樣,抓到了么?”

    “沒有。”周予鈞皺著眉,“明顯是做這行做的比較久,經驗豐富。”

    何況等周予鈞反應過來的時候,那個人也已經做出反應,直接轉頭就跑,兩個人原本就有距離,后來那個人下坡直接以滑下去的那種速度,確實特別難追。

    本來來的時候非常高興,回去的時候顧萱萱便憂心忡忡起來。

    很顯然那個人是有備而來。

    更有可能追蹤自己很長時間了,否則不會那么巧在今天拍到東西。

    那給人就是為了拍自

    己和周予鈞的吧?

    晚上洗澡上chuang,顧萱萱也沒了平時的興致,委頓的躺在周予鈞的臂彎間,有一下沒一下的用手輕輕點著他的xiong膛,目光直視著chuang前微黃的燈光。

    “想什么呢?”從回來到現在,顧萱萱就一直沒有聲音,周予鈞明知道她在擔心什么,卻還是誘導著她和自己說話。

    顧萱萱望了他一樣,才唏噓著說了句,“我在想,誰拿到了證據,會要求我們做什么?還是說這批照片他們會直接發出去,只是為了阻撓我們在一起。”

    顧萱萱狠狠地捏了捏自己的小肚皮,心說怎么到現在都沒動靜!

    真有個萬一,她還能有個擋箭牌啊。

    顧萱萱很是郁結的反手抱住周予鈞的脖子,聲音略微哽咽,“小師叔,我不想和你分開。”

    “不
云南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