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安童司振玄 作品

第303章 意難平

    第303章 意難平司柔柔稍微沒那么緊張了,她還是紅著臉搖了搖頭,但又點了點頭,“我懂……可、可是沒試過。”

    “聽你的意思,看來是想和我試試。”孟亞倫輕笑出聲。

    司柔柔被挑破了心思,囧的無力反駁,可她還是很沒底氣的回應了句,“不行的,我爸爸說了,怎么也要過了20歲找男朋友。”

    “那他一定不會想到,他的乖女兒正乖乖的坐在一個男人的腿上任摸,而且毫不反抗。”

    就好像是惡魔一樣的聲音引誘著司柔柔,她聞見一股子淡淡的麝香味道,這是從孟亞倫身上傳來的,腦子就更加眩暈。

    “別怕。教你玩一個游戲。”孟亞倫牽引著司柔柔自己的手,讓她不斷的向下,隔著薄薄的小褲,男人的手覆蓋著白嫩柔軟的手,在那飽滿的位置上輕輕的打著旋。

    司柔柔渾身酥軟下來,她靠在孟亞倫的肩頭,目光癡迷的望著這張英俊絕倫的臉,小聲的說:“白哥哥,我喜歡你好多年了。”

    “好,那就配合我。”孟亞倫的聲音低沉下來,越發的蠱惑人心。

    鋼琴室的音樂還在悠揚的響著,整個大樓里沒有任何嘈雜的聲音,孟亞倫順手就搭在唱片機上,很快,那音樂聲又大了幾分。

    ————————

    司柔柔漲紅著臉起身,兩腿都還有點發軟,剛才的經歷當然是此生從沒有經歷過的,雖然這個孟亞倫并沒有對她做多少特別過分的事情,但這么親密的舉動她想都不敢想。

    男人邪魅的笑意還掛在嘴邊,他靠在墻上,找出一張紙巾來輕輕的擦拭著手指,“喜歡么?”

    司柔柔哪里敢回答,她悶不吭氣的收拾好自己,聽見身后又傳來比較溫柔的聲音,“小肉肉?”

    司柔柔回頭,一雙清亮的眸子凝視著孟亞倫,他伸手攬過她的小肉腰,讓她離得自己很近,而后從她手里捏著的包里找到手機,輸入自己的手機號后,說:“記得給我電話。”

    給她電話做什么?司柔柔有點不解,可好半天她才反應過來,她這是拿到了孟亞倫的手機號?!!可此人非彼人啊……

    “我不敢。”司柔柔略有點委屈的說:“我們見過面的,可你都忘記我了。”

    “可這回我不會忘記了啊,因為我不是他。”這個孟亞倫的說話非常有煽動性,要不也不會拐的平日里本就乖巧的司柔柔,逆來順受了,他親了親司柔柔的小腰,那上面的軟肉嫩嫩的,就跟白豆腐一樣,“我當然不會忘了我的肉肉。”

    可那個人……不認識她。

    司柔柔說不出來什么感覺,好復雜啊……

    明明是一個人,卻被另外個性格的人看上?好像是這個意思吧……

    司柔柔無奈,只好小聲問了句,“我不知道你什么時候會出現。”

    “八點以后。晚上八點。”孟亞倫捏著她的下頜,在她的唇上輕輕碰了碰,“這下明白了么?”

    司柔柔點點頭,本來想走,卻又有些不確定的回頭再看了眼。

    怎么辦!!!她被孟亞倫吃豆腐了!!還是非常厲害的豆腐!嗚嗚嗚。

    司柔柔惱恨自己居然在男神面前毫無抵抗力,可是她明明知道此人非彼人,卻因為同一張皮相而沉溺了。

    那她一直以來喜歡的孟亞倫,是這個八點以后的他嗎?

    司柔柔在回家的路上,始終在思考這么深刻的問題。

    司振玄讓小馮去接的女兒,小女兒回家以后,眼神閃閃爍爍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司振玄便讓司柔柔跟自己進書房,開始仔細的詢問她今天的行程。

    司柔柔乖乖的說了今天的訓練課程,卻獨獨隱瞞了晚上要她打掃排練廳和遇到第二人格的孟亞倫的事情。

    司柔柔又不是傻的,當然知道這些人實際上在欺負自己,可是她也清楚,在一個團隊里,哪怕是受了欺負也別向父母抱怨,這畢竟是自己的選擇不是么?

    何況她也算是因禍得福?如果不是打掃排練廳,她壓根就不會遇見孟亞倫,又怎么會得知他身上那奇怪的秘密。

    司柔柔說完后,司振玄才微微點頭,他讓女兒到自己身邊來,略有些安慰的看著這個小丫頭,“你就是太容易上當受騙,爸爸很擔心你知道么?”

    “爸爸,柔柔知道呢。”司柔柔小聲的回答著,“可是我再過幾天就十九歲了,我也不小了。姐姐都已經搬出去努力找工作去了,我覺著我也可以像姐姐一樣的。”

    “嗯。乖女兒。”司振玄話少,也就只是和家里的三個女人說話比較多,他欣慰的摸了摸女兒柔軟的頭發,不清楚今天自己的寶貝女兒差點就被人吃干抹

    盡了,否則他一定會分分鐘厥過去。

    司柔柔和爸爸說完話,便回屋去睡覺。

    臨睡前和顧萱萱打了個電話,詢問她今天搬家后的戰果。

    顧萱萱便將那爆炸性的新聞告訴了妹妹,說她隔壁,一個是小師叔,但另外一個司柔柔絕對想不到。

    司柔柔本來還想和顧萱萱講今天自己的遭遇,可是猶豫了好久也沒能開口,她實在是覺著沒臉。

    明明那個時候她應該拒絕的,卻因為被色相迷惑了,導致只能逆來順受的任其施為。

    其實她班里好多妹子都已經非常開放,她始終沒有過分的舉動當然也是因為家里的管束,但司柔柔心里最深處,還是有一個吶喊非常的明晰,那個吶喊說的是,人生難得會瘋
云南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