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安童司振玄 作品

第279章 你又何必擔心她

    第279章 你又何必擔心她司振玄見顧安童總算是冷靜下來,他才緩緩松開手,讓她在自己的懷里頭漸漸冷靜下來,“如果你還是對我們彼此的感情不堅定,那我們要怎樣去面對接下來的一切挑戰?安童,你有沒有想過,我們能再回到這個房子,有多不容易?”

    顧安童當然懂,可是任輕盈真的讓她太噩夢了。

    這個女人曾經那樣陰狠的和她說了句,“死人永遠都比活人值錢。所以我死了,他的心里便永遠有我的位置。”

    顧安童很害怕這種感覺,所以當這一切都消失了的時候,她和司振玄的生活過的就非常的舒適。

    結果她真的都快忘記,當初在墓園里設下陷阱,令她和司振玄錯失四年的杜唯真,其實一直都是失蹤的狀態,他一直都在。

    可誰能想到,任輕盈居然還沒死。

    見顧安童的情緒逐漸穩定下來,司振玄才拉著她回了床上,讓她坐在自己身邊后給她分析,“之前就我們掌握的資料,杜唯真身上有病。今天我看他的狀態,應該是臨時爆發,所以他至少在短時間內是不會出現的。至于任輕盈……她找我復仇的可能性更大,你又何必擔心她呢?”

    司振玄對她的安撫,漸漸的讓顧安童找回了準心,她發覺自己剛才的情緒波動居然會那么大,想想也是,她剛和司振玄確定感情沒多久,原本今天還想去領證,結果因為發生這種事情,導致什么都沒辦成。

    要說顧安童心里不沮喪是不可能的。

    可在那樣的情況下,她也提不出去繼續領證的話來。

    而且她一直想在最好的狀態下去領證,拍一張至少是笑著的照片,可今天的情緒真的太糟糕了。

    她沒有信心拍好。

    顧安童不說話,司振玄也沒有說話。

    杜唯真的歸來意味著很多事情,那就是他需要預防起杜唯真可能做的任何一件事,今天任輕盈都說了,李茹苓是有人教唆的,否則以李茹苓的性格,她絕對不可能去那樣做。

    那么教唆的人定然就是杜唯真。

    杜唯真在海外的人馬基本上都已經散了,留在他手上的幾個人,并不無為懼,但杜唯真有一個能力其實是很驚人的,那就是對人心和人性的掌控,他似乎很輕易的便能挑動一個人的情緒,甚至于令一個人徹底變樣。

    也幸好任輕盈這時候的目標都是杜唯真,至少也算是幫了司振玄的忙,否則以現在紛亂的局面,司振玄一時間也不確定要怎樣去做。

    ————————

    早晨起床,萱萱是自己一個人先爬起來的,然后她揉著眼睛沒有去找別的房間的李媽,她是先蹭到隔壁房間,趴在小床邊上看著周周哥哥。

    周周被萱萱弄醒以后,兩個人會把霖霖也喊起來,三個孩子在屋子里玩一會,李媽就該過來給他們穿衣服,帶他們下去吃飯。

    不過萱萱今天特別高興,而且說自己可以先不去幼兒園。

    霖霖特別好奇的問她為什么。

    萱萱抹完兒童霜坐在飯桌前晃悠著雙腿說:“小師叔今天回來呀,我要去接小師叔。”

    周予鈞今天回來當然是有事,之前和顧安童交接了制香坊,但是關于制香坊那一塊風水地要怎么做,他在國外想通了,便決定回來處理下。

    萱萱這些日子和小師叔聯系的不多,也可能因為有霖霖和周周的陪伴,孩子的玩心大,也就沒那么惦記著遠在英國的小師叔了。

    周予鈞也沒有在意這件事,他是通知的顧安童,顧安童那邊便告訴了小萱萱。

    顧安童是一直都知道萱萱喜歡小師叔的。

    結果多日未見,萱萱總算是想起了被自己疏待的小師叔,簡直高興壞了,整個早上都在哼著歌,快樂的不得了。

    周周走過去,握住萱萱的手,眼神還是那么溫柔,似是有詢問的意思。

    周周不認識小師叔,霖霖也不認識,只是兩個人詢問的方式不一樣。

    霖霖特別簡單粗暴的問了句,“小師叔是誰?你的小師叔嗎?”

    “對啊對啊。”萱萱給他們描述起來,“我小師叔又好看又厲害,我最喜歡他了!”

    周周和霖霖互相望了一眼,霖霖“切”了聲,“哪里好看厲害了,我才不信呢。”

    “不信讓小師叔收拾你!”萱萱瞪了霖霖一眼,見顧安童已經準備妥當下樓,她蹬蹬蹬地跑到顧安童的身邊,環抱住顧安童的腿,“媽媽,我要和你一起去接小師叔。”

    顧安童愣了下,倒是很

    理解的笑了笑,在萱萱的頭上揉了揉,“好。”

    司振玄對小師叔無感,可顧安童卻很疼自己的這個小師弟,所以早起便帶著萱萱到了機場。

    沒過多久,一些人開始陸陸續續從里面往外頭走,萱萱趴在欄桿上張望著,直到周予鈞的身影出現在通道,她沖著里面揮舞著雙手,“小師叔啊!!!”

    周予鈞有些意外的扭頭,正好看見顧安童抱著萱萱站在通道邊,一向不茍言笑的他略微笑了笑,走過來接過萱萱抱著,問師姐,“我聽說你最近遇到了些麻煩,那復式的房子真的問題很大,還是別住了。”

    顧安童沒想到周予鈞和自己說的第一句話居然是這個,良久后才苦笑著
云南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