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安童司振玄 作品

第151章 為什么針對他們

    第151章 為什么針對他們顧安童聽著杜云森的泄憤,越聽越不對勁。

    怎么他口口聲聲說的,似乎的確和司振玄、謝劍晨沒有關系,而是……

    “你說的……把你弄成這個樣子的是……是……”顧安童有點不敢相信,所以猶豫了好半天都沒有說出那個名字來。

    “杜、唯、真!”杜云森咬牙切齒的說著,仿佛那個人就在眼前,他要吸髓抽骨,要報這深仇大恨!

    顧安童一下子便愣住了。

    怎么會是杜唯真?她一直以為杜云森才是幕后的黑手,害得任輕盈成了今天這個模樣。

    而且是杜唯真把任輕盈給救出來的啊……

    他還那么喜歡任輕盈。

    顧安童小心翼翼的問杜云森,“杜唯真?他是害你變成今天這個樣子的元兇?那任輕盈呢?任輕盈不是你……”

    “你們都被他騙了。”杜云森沒有回頭看她,聲音沉重,“他是個喜歡玩游戲的人,但是他的游戲不是所謂的電腦電視,而是把身邊所有的人當做他手心里的棋子,怎么玩的開心,怎么玩得有意思,他就會想盡辦法的去玩。”

    顧安童被杜云森的話說的更是如墮云中,“他游戲?所以……所以你的意思是,他對輕盈的感情也是?”

    杜云森似是陷入了痛苦異常的回憶當中。

    身為家中大哥,一場異常慘烈的斗爭,令他半身癱瘓,雖然坐上了自己想要的位置,可杜云森卻已經沒有多少能力可以掌控,他已經變成了杜唯真手中的一個棋子,他所有在外的表象,都是裝的,殘酷、暴虐,那些讓人恨之入骨的表現,都是被迫表現出來的。

    任輕盈更是杜唯真游戲中最重要的一個環節,他讓杜云森娶了她,可他卻還在背地里和任輕盈玩起了叔嫂通奸的游戲,如果杜唯真不是那操盤手,杜云森身為大佬明知道任輕盈給他戴綠帽子,卻還能忍得下去?

    這本身就是不科學的事情。

    可惜任輕盈這些年沒有想透,她一方面和杜唯真保持了私下的關系,另一方面還在和司振玄偷偷的聯系。

    這些杜唯真都知道,可他卻說,讓她這樣去做,他覺著有意思極了。

    杜云森恨杜唯真,恨到牙癢癢,但他這雙腿無力的人,再遇到一個這樣的弟弟,基本上就只能是被控制的命運。

    所以他將很多的仇恨都轉移到了任輕盈的身上,打她、侮辱她,令任輕盈越來越怕他。

    杜云森原本以為杜唯真會找自己的麻煩,誰能想到他會特別興奮的說,這樣很好,只有杜云森不斷的欺負任輕盈,那天任輕盈就會很柔軟的在杜唯真這里尋找安慰,此消彼長,令杜唯真體會到了別樣的感覺。

    于是杜唯真幾乎是坐視不理杜云森對任輕盈的欺負,甚至于在某些時候是放縱。

    可以說,任輕盈現在的身體江河日下,與杜唯真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系。

    司振玄決定救任輕盈的時候,杜唯真繼續扮演著他那好弟弟、好男人的形象,把所有人都玩弄于鼓掌之間,騙得團團轉。

    “所以,你現在明白過來,當初在杜家,我為什么沒有為難你的原因了,因為我根本就不想為難。”杜云森回憶完這些事情后,整個人都變得蒼老了許多,“杜唯真讓我設計將你抓到醫院,同時讓司振玄發生車禍,可你要知道,如果不是我在,你這孩子,恐怕就真的沒有了。”

    顧安童越聽越是渾身汗毛直豎,這個世界還有比杜唯真更可怕的人嗎?

    那么也就是說,那天要給司振玄注射藥劑,后來見她在那里,想順手打她一針的人,就是杜唯真了?

    可是為什么呢,她和司振玄與杜唯真往日無仇的,為什么他要針對他們?

    杜云森揭曉了答案,“因為司振玄要救任輕盈于苦海,而杜唯真認為,司振玄要拿走他最好玩的玩具,所以他要讓你們體會失去的感覺。”

    “到今天,任輕盈還不知道杜唯真的真面目吧?”顧安童感覺杜云森帶來的信息量有點大,但她還是努力的去消化這些,問:“那今天你這是怎么回事?”

    杜云森說:“司振玄和謝劍晨二人聯手,杜唯真為了保全自己,我成了他的棄子,可是我哪里是那么容易被打趴下的,他簡直太小看我這些年的積累,也幸好我這癱瘓慢慢的有了起色,否則今天這條命可就擱在這里了。”

    杜云森說完這些,顧安童對他就沒一開始那么害怕了。

    “你需要酒么?我去給你買點?”顧安童問。

    見杜云森沒有回答,顧安童趕緊解釋,“我看你挺難過的,我不是要搬救兵。”

    “搬救兵也沒事。”杜

    云森回頭,因為牽扯到傷口他的臉色慘白慘白的,“你給司振玄打個電話,我要和他喝酒。”

    顧安童有點尷尬的摸著沙發的邊緣,好半天才回答,“不行……我和司振玄已經分手離婚了啊……”

    杜云森靠在落地的窗戶上,“離婚怎么了?你真的以為我和他要喝酒?杜唯真知道你住的這個地方,你一個人能將我帶出去?你難道不需要一個幫手,還有,司振玄和杜唯真已經直接對上了,如果沒有我的幫助,他能贏??”

    顧安童被這連續的問題問得有點崩潰,她好容易從這些事情里抽離,可沒想到,前腳剛走,后腳卻又踏了進來。

    她剛剛還和司振玄做了一年之約,剛剛還決定要去顧氏集團上班工作,怎么這些都沒有開始,就已經直接被打亂。

 &nbs
云南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