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安童司振玄 作品

第94章 三月后還你身份

    第94章 三月后還你身份顧安童不敢看司振玄那邊,她明明應該拒絕的,可看見孟玫,她就不由自主的能答應謝劍晨的所有請求。

    謝劍晨邊帶著她轉,邊輕聲和她說:“司振玄這次帶孟玫,如果我告訴你,是他家里人的意思,你會不會高興一點?”

    顧安童愣了下,他家里人的意思?

    哦也對呢,司家有江暖魏玉蘭這些討厭她的人存在,如果不想讓她逞心如意,估計選擇孟玫是最大的可能性。

    “沒有,不會高興。”顧安童垂眸回答:“我以為,在有些事情上是應該堅持原則的。孟玫是我的底線,他踩了我的底線。”

    “那你會不會認為,我是他的底線?而你這個時候居然和我一起跳舞。”謝劍晨忽然間問。

    顧安童愣住,微微掀起一絲眸光,卻如何都不敢去看司振玄那邊。

    謝劍晨說的對,她這樣生氣的話,司振玄何嘗不是。

    見顧安童的身子有點退縮,謝劍晨扶住她的腰,“顧安童,既然你們已經沒有緣分,何必苦苦執著于他。我的女神,我會一輩子對你好,你相信不相信?”

    顧安童不知所措。

    她和司振玄沒有離婚,只是對外宣布如此而已,可眼下的局面,已經越來越像二人之間,再無瓜葛。

    他和她身邊都有了新歡。

    彼此已成舊愛?

    顧安童忽然間覺著有點郁結,她往后退了一步,對謝劍晨說:“我累了,去旁邊歇會。劍晨,你隨意。”

    她說完,轉身朝著角落走。

    腰臀處隨著走路輕輕顫動著的蝴蝶羽翼,還有及腰長發處淺淺顯露的風情,都令許多男人回眸相看。

    司振玄和謝劍晨的眼底一片晦暗。

    tang有個穿著小短裙禮服的女孩子忽然間鉆到幾人中間,遞給司振玄一張名片,“司總你好,我是文娛周末的記者,我能打擾您幾分鐘么?”

    司振玄本想回絕,卻鬼使神差的“嗯”了聲。

    “太好了。”女孩子簡直興奮到無法言語的地步,作為實習生的記者,能混進來采訪到最近大熱門人物司振玄,她直覺自己馬上就會轉正了!

    “那能請問,自從您在公司里宣布和顧安童顧小姐的婚事告吹后,對您的生活帶來什么影響么?”

    “沒有影響。”

    “您身邊的這位,是您新任的女友么?”女孩有些好奇的打量著孟玫,在心里自然也會給孟玫和顧安童評評分數。

    孟玫一向都是交際花屬性,見女孩看向自己,便笑容可掬的伸出手來,“你好,我叫孟玫,和振玄已經認識有十多年了。”

    “哇,十多年的交情了嗎?”女孩抬頭就看向司振玄,“司總,您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孟玫小姐,是您的新任女友嗎?您對顧家最近發生的那一系列事情是不是很反感,否則怎么會那么快的就和顧家撇清關系。”

    司振玄沉默片刻,說:“是。家里人都很喜歡她。至于顧家,我沒什么想法,如果顧家需要幫忙,我還是會出面。”

    “那您是因為顧家的事情,才和顧小姐分手的?還是……因為兩個人出現了感情危機?我看顧小姐剛才也在現場,你們是婚內就有了喜歡的人,還是……”

    沈昊松直接打斷了女孩的話,“姑娘,你問的問題有點越距了,我看你應該是個新人吧。有些問題不能這樣問的。”

    “那應該怎么問啊,漂亮哥哥。”

    女孩的一聲問話令沈昊松泛起很溫柔的笑意,“你該喊叔叔了。我不是負責教你的人,有些問題你就問你自己的前輩吧。振玄該回答的都回答了,我們這邊還有自己的事情,請……”

    女孩剛以為沈昊松的笑是要回答自己,沒想到卻已經下了逐客令。

    她悻悻然的走開,還不忘偷偷的拿手機拍了拍司振玄和孟玫在一起的照片。

    沈昊松對司振玄使了個眼色,相識多年讓司振玄很了解的回頭,就見顧安童的背影正沿著墻角慢慢的走著。

    顧安童捂著小腹,臉色煞白的靠在一個夾角的地方,這地方沒有別人,所以也沒有誰能看見她現在狼狽的模樣。

    這些日子又急又氣,她都快忘記,自己的例假是今天了。

    那種陣陣襲來的絞痛感令顧安童弓著腰趴在那里,哪怕謝劍晨打來的電話也沒有接。

    相比較肚子痛,可能剛才司振玄的話更加讓她難過。

    他居然……當著媒體的面,承認孟玫是他的女友。

    顧安童捂著唇,劇烈的咳嗽起來,慢慢的她又轉過身去,將手按在花壇的墻壁上喘著氣。

    忽然間,肩膀被人輕輕按住,她微微一愣,因為彎腰的姿勢,近乎半裸的背部已經完全呈現在來人的眼前。

    顧安童回頭,卻踉蹌著退后兩步,“司振玄?你不怕被別人看見嗎?”

    “誰讓你穿成這樣出來?”司振玄往前踏了幾步,兩個人在角落里的身影被花壇徹底擋住,他的眼睛里沒有半分暖意,視線里顧安童那裸露在外的白皙肌膚,每一寸都足以點燃他內心全部的怒火。

    顧安童很少看見這樣生氣的司振玄,她知道自己不能大聲說話,否則引來別人還不知道會出現怎樣的狀況,她捂著小腹,額上冷汗直冒的說:“司振玄,你有資格說我么?你都已經宣布新女友了,還有必要管我穿什么?”

    “顧安童,你要信我。”司振玄壓抑住內心即將噴薄而出的情緒,一字一句的說。

&nb
云南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