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安童司振玄 作品

第69章 太容易招人仇恨

    第69章 太容易招人仇恨謝劍晨都這樣說了,顧安童這時候再拒絕也不好了。

    估計他并不知道司振玄出差的事情,只是因為去了茶室。

    顧安童第一次見到謝劍晨還是在蓉城的茶室,這個人身上那霸道的氣息,幾乎能讓司岳云和江暖落荒而逃。

    只是茶室而已,又不是酒吧,謝劍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的確比司振玄要細心。

    “怎么,安童你連這件事都要考慮?”謝劍晨爽朗的笑,“我們好歹還是合作伙伴,顧組長也未免太不近人情了。”

    顧安童知道謝劍晨的意思,他對于顧安童來說,不僅僅是司振玄的朋友這么個符號,甚至還有合作伙伴及上司的意味,她如果一次兩次不給面子,不知道謝劍晨會怎樣對待這個項目。

    謝劍晨當初可是指名讓她參與到這個項目里來的。

    她輕聲說:“好,我知道了,馬上就到。”

    掛了電話后,顧安童轉身和顧年光說:“哥,送我到永巷的茶室吧。”

    “見客戶?”

    “算是吧。”顧安童點點頭,隱隱有些頭疼。

    她其實并不喜歡應酬這種事情,可是也清楚,職場職場,沒有應酬怎么叫職場。

    如果司振玄在的話,她叫上司振玄就好。

    可他不在,她只能自己單兵上陣。

    “哥……其實我發現我這個人真的很不適合工作。”

    “怎么說?”顧年光一邊掉頭,把車子往永巷方向開,一邊關心的問妹妹。

    “你知道,我本來就不喜歡和人打交道,如果可能我寧肯一個人待在家里也不想出門。外面的圈子給我的評價我也知道,覺著我這個人太高傲,其實我只是劃定了一個界限,外面的人我不想讓他們進來打擾我的生活,可里面的人,我愿意最真心的去對待。”

    顧年光側頭看了眼有點困惑的顧安童,沒有出聲。

    “一開始振玄對我的誤會很多,也幸好我和他相處的時間長,長了他就知道我不是這樣的人……”

    或許昨晚上和司振玄的一番談話,關于江暖的誤會,關于很多人對她的評價,顧安童都只能把這筆賬算在自己的性格上。

    太容易招人仇恨。

    她自己長得漂亮,所以從來不會在穿著上過于張揚;出去聚會的時候,也就和幾個還不錯的女孩子聊天,盡量不往人堆里鉆,哪怕有別人過來搭訕,她也基本上冷冷的對付。

    久而久之,圈子里都說顧家的千金,簡直就是個冰山美人,那是好聽的,不好聽的話顧安童不知道無意中聽人說過多少次。

    圈子里的那些富家子弟,話說難聽起來簡直不堪入目,甚至還說她是不是xing冷淡。

    顧安童垂頭,“你看,明明客戶有要求,我卻推三阻四。你說哪個公司敢用我這樣的人……”

    顧年光空余的那只手忽然間握上妹妹的手,“安童,你本來就是養在家里的千金,如果不是我們沒用,你何必受這么多委屈。是哥哥不好,讓你必須出賣自己的婚姻……”

    “不是不是。”顧安童知道,關于這件事哥哥心中一直都有負罪感,趕緊揚起一抹笑意,“婚姻這件事哥哥你就別說了,我真的很幸福,我一點也不覺著委屈。我不是小孩子了,我必須得面對外人,人嗎,畢竟要在社會上生存,哪里能住一輩子的溫室。”

    “哥哥愿意讓你住一輩子溫室。”顧年光的眸子溫柔似水,顧安童不覺笑了,不知道哪個女孩會被哥哥相中,大概會如同他所說的那么幸福吧。

    顧年光把車停在永巷外,他要和顧安童一起上去,被顧安童攔住,“不用了,帶振玄去還行,帶著哥哥就好像是在防狼了。謝總還是很有風度的。”

    “嗯。好。”顧年光常年做古玩生意,也知道這個圈子里,謝家算是蓉城的名門貴族,從上到下都好收藏這口,尤其是謝劍晨,二人其實算是側面打過交道的,在拍賣會上。

    ……

    永祥茶室,是豐城出了名的一間茶社,主人家擅用禪意打造自己的這個茶社,竹屋白沙,還有每一處細致的裝飾,都能令人剛一進去,便平心靜氣。

    謝劍晨坐在竹林邊的一個矮幾旁。

    他是脫了鞋子坐在那里的。

    “魏晉風骨,這家茶室頗有意境。”謝劍晨對顧安童招了

    招手,“安童,你過來。”

    最后那五個字,說的仿佛她就是他的親密愛人一樣,溫柔而又旖旎,顧安童愣神片刻,只好硬著頭皮過去。

    她今天穿了一雙銀白色的涼鞋,鞋跟不高,只是如果要和謝劍晨坐對面,她就要脫了鞋子。

    顧安童略有些尷尬的在旁邊

    站了片刻,便垂下頭解開鞋子上的扣,脫下后放在一邊,跪坐在矮幾邊。

    墨綠色的長裙掩住粉白軟嫩的小腳,淺淺露在外面的部分,仿佛涂了淡粉色的指甲油,猶如珍珠般的瑩白秀美。

    感覺到謝劍晨的目光落在自己那雙腳上,顧安童往裙子里悄悄的收了收,才直起上身,將紅泥小爐上溫著的茶水,倒在謝劍晨的小瓷杯里。

    謝劍晨又看她的手。

    凈白,纖細,若古代所說,十指不沾陽春水的那種精致。

    顧安童的手險些沒有穩住,微有幾滴水灑在外面。

    “安童你別緊張。”察覺出顧安童潛意識里的抗拒,謝劍晨終于收回目光,雙手合十說:“我對你的每一個行為,都是欣賞。你知道在這個世界上,男人對女人的尊重,還有一種是只可遠觀不可褻玩。”

  
云南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