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安童司振玄 作品

第31章 她還正常嗎

    第31章 她還正常嗎顧安童抬頭看著江暖,臉上依舊一篇清冷,似乎是在對江暖的行為做成最完美得嘲笑,這讓江暖更加火大,心里也暗暗下了決定。

    顧安童,這是你自找的,你也有在我手下做事的時候,以后你……

    邪惡的想法都埋藏在了內心的最深處,江暖馬上抬起了做上司的淫威和權利,“顧安童!既然你不喜歡聽我說話,那你就直接做好了,你!把今天最急的工作全部拿給顧安童做,你可是很能干的,對吧!”

    江暖滿是惡笑的看著顧安童,擺明了是在刁難,眾人不吭聲,靜觀其變。

    顧安童神情未變,她抬起頭看著江暖,臉上揚起一抹諷刺的淺笑,“總監說我能干我就能干,總監說我不能干我就不能干,問不問我有什么區別嗎?”

    顧安童說著,轉身就走到了寫有她名牌的辦公桌上,一點也不在乎江暖被她氣得牙癢癢的模樣。

    對于江暖,她倒是沒什么好怕好顧及的,只是覺得厭煩,就連對付她這樣的人她都覺得是在浪費時間,可是現在好了,她和她一個部門不說,還偏偏負責同一件合作案,而且還是她的上司。

    顧安童有些頭疼了起來,一個司岳云不說,現在又加上了個江暖,司岳云她倒是沒什么顧慮的,畢竟他那個人別說是出現在這里了,就連公司他也沒怎么來。

    倒是江暖,經過了昨晚,她算是把魏玉蘭拉到她那邊了,現在又是她的頭頂上司,只怕以后的麻煩會接踵不斷的。

    顧安童越想越頭疼,正想著要不要告訴司振玄她還是不負責這個合作的時候,手機卻在這時候響了起來。

    是誰會發短信給她?顧安童有些意外,打開手機一看,卻不想竟然是司振玄發來的。

    怎么樣?能適應嗎?

    短短的七個字,卻讓顧安童眼眶一熱,笑了起來,有些傻,卻光彩奪目。

    看來,他還是有那么一點點把她放在了心上了,對吧?

    一個早上顧安童都很忙,簡直忙到了連喝杯水都很困難的地步,不是因為江暖說了這些需要處理的文件很忙,而是江暖就像是專門來監督她工作的一樣,總是在她身邊神出鬼沒,然后死盯著她做事。

    顧安童覺得很累,心累,她漸漸的有些不能忍受下去了,雖然司振玄說過這是她的工作,可是這樣明顯的刁難已經不是工作了。

    小組別的人看起來都很輕松的模樣,偶爾間還會小打小鬧。

    “顧安童,為什么還沒處理完?等會下班我就要用的,下班之前給我。”江暖不知道又從哪里冒了出來,而且一說話就已經是給顧安童下了死命令。

    眼看著就要下班吃中餐了,這個女人卻告訴她,這份至少要花兩小時才能完成的資料,下班之前要給她?

    顧安童眼中變得冰冷了起來,停下了手中的工作看向江暖,聲音也帶著淡淡的冷意,“江總監,這是工作,我希望我們都能認真負責。”

    江暖高傲的臉色揚起不屑的淺笑,“少跟我來這一套,顧安童,我是總監,你只是一個小小的組長,而且我要你做的這些事,都是馬上要的,只不過項目組的每個人都有了自己固定的工作,你今天剛來上班,我讓你做這些事也是對你的磨練不是嗎?你應該要好好感謝我才對。”

    顧安童一愣,眼中慢慢浮現不敢置信,這個女人真的還正常嗎?

    她已經不想再說下去了。

    她低下了頭,看著電腦上顯示的時間,還差幾秒就到十二點了。

    十、八、三、一!好!下班!

    顧安童站起身,拿著包就打算離去,沒有一點想再和江暖說下去的欲wang。

    江暖臉色驟變,猛地伸手拉住了顧安童“顧安童!你別想逃!”

    顧安童停了下腳步,更是無語,以前她只覺得江暖是個野心口味都很大的女人,也很擅用心機,但是現在她一點也不這么想。

    司岳云到底是看上了她那一點,是臭味相投嗎?還是蠢到被江暖表現出來的虛假一面給騙了?

    不過和她有什么關系呢,她本來是不想和這兩人打上交道,可是偏偏造化弄人,居然讓他們三個共同負責一個合作案

    “江暖,放開我。”顧安童的神情算不上冷酷,語氣也沒有太大的波動,但是散發出來的氣息,卻讓江暖楚了莫名的心虛以外,更是窩火到不行。

    “我是你上司,我要你馬上把這份資料弄好?你聽不清楚?”反正說什么她也不會輕易放過顧安童,好不容易她們在一起工作,而且她還是顧安童的領導,她怎么可能會放棄這么好的機會呢。

    顧安童低眉,看了看辦公桌上堆成山的文件,再看向江暖,臉色看起來有些疲憊,不過她也真的是累了,但是是為了應付江暖。

    “江暖,你如果還想嫁給司岳云,最好在公共場合注意一下你自己的言行和態度。”顧安童給予著好

    心的提醒,但是眼底卻有一些敵意。

    “你……”江暖一怒,雙眼圓瞪,但是卻不敢再繼續說下去了。

    顧安童的話倒是提醒她了,她是要和司岳云結婚的,絕對不能再還沒結婚的時候做出不好的影響來。

    明天只是訂婚,她還沒能成功嫁給司岳云。

    她必須要冷靜。

    這樣想著,雖然江暖的臉色依舊難看,但是心里卻有了另外的打算。

    “哼!”江暖冷哼一聲,轉身就要離開。

    “江暖。”顧安童忽然間在她身后喊了聲。

    江暖停了下來。

    “我記得大學的時候我和你關系還是不錯的。”顧安童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她既然已經喜歡上司振
云南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