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安童司振玄 作品

第28章 今晚我們住哪里

    第28章 今晚我們住哪里司振玄拉著顧安童站起身來,斬釘截鐵的回應道:“不用說了,我們今天就搬出去。”

    顧安童是被司振玄拉著出去的。

    他走的很急,顧安童卻咬著牙沒有說話。

    她心里也非常的生氣,她是在替司振玄生氣。

    魏玉蘭這是當著所有司家人的面,剝開了司振玄所有的臉面!

    她望著司振玄的背影,心里只有心疼。

    自小沒有父母,所以他會被司漢祥魏玉蘭收養。

    在司漢祥、魏玉蘭沒有親生兒子的時間里,魏玉蘭也許真的把司振玄當做自己的兒子那樣看待吧。

    可后來呢?后來有了司岳云,所謂的長子成了一根雞肋。

    在夾縫中生存的司振玄,不得不為了自己的出路而努力,他撐起司氏企業半壁江山,到最后卻被魏玉蘭這樣對待。

    顧安童忽然間懂了司振玄的某些行為,是因為什么。

    他工作近乎瘋狂,他生活過于自制,他性格太過沉默,不都是因為,司家將他當做一個機器,只會賺錢的機器!

    剛剛走到外面的樹下,司振玄忽然間聽見身后顧安童的啜泣聲。

    他驟然間撒手,轉身,眉宇間的寒意徹骨。

    沒有人追出來,而倚在朱門高墻邊的江暖,眸子里盡是喜意。

    今天對于江暖來說,是最美好的時刻,把她厭惡的女人用這樣的方式掃地出門,還有什么比這更讓人拍手稱快的了?

    司振玄凝視著顧安童,片刻后沉聲問:“你是不是……后悔嫁給我?”

    顧安童愣了下,幾乎是立刻搖頭,果決的回答:“沒有,我沒有后悔過。”

    “為什么。”司振玄問。

    為什么。因為我喜歡你啊。

    顧安童憋紅了臉,到底也沒能把這句話說出口,而是伸手握住司振玄的手,一字一句的說:“我嫁給你,我沒后悔過,你要問我原因,我沒辦法告訴你。”

    “我知道。”司振玄忽然間捻起她頭頂的一片落葉,眉尖微蹙,“在你和岳云結婚前我就調查過你,你們顧家其實并不是想象中那樣好,所以你希望通過和司家的聯姻,讓顧家崛起。”

    顧安童震驚的看著司振玄,眼底的淚水甚至都沒有來得及抹去。

    她張了張口,卻覺著喉間驟然收緊,“你、你都知道了,那為什么還答應娶我……”

    難怪當時他不答應給她一年時間,難怪他一直都不喜歡她,原來他什么都知道。

    司振玄皺眉,“你要問我原因,我沒辦法告訴你。”

    “……”

    太狡猾了!顧安童低下頭來,她嫁給他的原因他認為是為了顧家,一開始的確是這樣,可是他娶她的原因呢?她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她知道的,絕不是因為喜歡她。

    那現在呢?對她,他有一點點動心嗎?

    她抬起頭來,擔憂的看著他,“那今晚我們住哪里?”

    現在的她,寧愿不去想司振玄到底對她有沒有動心,有也好,沒有也好,她已經決定了,以后都要好好的過下去,而她對司振玄的喜歡,她不知道有沒有說出口的一天。

    “你不用擔心,我會想辦法的。”他輕輕握住了她的手,他的手有點涼涼的,但是卻讓她感覺到莫名的安心。

    “嗯。”點點頭,顧安童淺笑著,被他握住的手輕輕的反握著,彼此間傳來的溫度,讓她控制不住眼底的溫柔和開心。

    “走,我們先到車里去。”司振玄的聲音很輕,也許是因為顧安童此刻不離不棄的狀態,也許是受到了空氣中漣漪溫柔的氣氛所影響。

    他牽著她的手,漸漸隱沒在江暖等人的眼里。

    “還真是郎情妾意。”魏玉蘭走過來,看著手牽著手離去的二人。

    司岳云略有些遲疑的問:“媽,這樣不大好吧,爸回來后會怎么說。”

    “要怎么說?”魏玉蘭橫了司岳云一眼,臉色卻并不好看,或許是司岳云的話令她覺著有些恨鐵不成鋼,魏玉蘭上手就去揪他的耳朵,“你這個混小子,媽這么做不是為了你?我們司家已經對得起他了,沒有我們哪里有他現在的成就?結果呢?結果現在連司氏都被他坐的穩穩的!”

    江暖慢悠悠的走回到沙發邊坐下,配合魏玉蘭說著,“就是,司氏本來就是你的,結果現在所有人都以為是你大哥的。要動他,必須從現在開始。”

    從現在開始,一步步的,把本該屬于司岳云的給拿過來。

    魏玉蘭嗤笑了聲,“本來有個顧安童,這兩方聯合,總能讓司振玄交出手里的那些東西。結果呢,哼……”

    涼涼的一聲笑,似

    是譏諷著眼下的事實。

    這世間,果然都是冷暖自知。

    兩人上了車,司振玄才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

    “是我,給我們在酒店訂一個……”

    顧安童在一旁聽著,嘴角揚起的淺笑怎么也隱藏不住。

    連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前一刻還因為江暖和魏玉蘭的話憤怒,為司振玄傷心,可是這一刻,僅僅只是他的一句安慰,一個溫柔的眼神,肌膚的接觸,她卻覺得很開心很幸福。

    司振玄掛斷了電話,轉頭看向顧安童,臉上的神情也柔和了不少,“我讓舒旬在酒店訂了一個房間,今晚我們就先住進去,房子的問題我會盡快解決的,你不用擔心。”

    顧安童微微皺起了眉心,想到剛才他的話,有些遲疑的問道,“你真的不打算回司家了嗎?”

 &nbs
云南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