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禍 作品

第十五卷 陰陽律第三十五章 喜酒

    陸小龍說到這兒,口氣有點囁喏:徐先生,你能不能……能不能幫幫我們,幫我們收了那頂害人的轎子?要是再讓它繼續下去,這城河鎮可就沒人了。<a href=" target="_blank">

    孫屠子長得粗橫,人卻古道熱腸,這會兒他已經對陸小龍有了好感,當下就對我說:

    要不,咱捎帶手,把那見鬼的轎子給弄了?

    我向他遞個眼色,先找到大寶再說。

    和孫屠子不同,陸小龍說的那頂能夠汲取陰氣的轎子,我不但聽說過,而且還親眼見到過。

    那日我跟隨靜海的指引,到墓園找那白瓷骨灰壇的時候,恰恰就迎面撞上了那幽靈陰轎,過后更是聽守墓人方啟發大致講述了陰轎的來歷。

    我自問不能算是個熱心腸富裕的人,可對于一些事,也不會冷眼旁觀。更何況,這城河鎮,和我家僅僅只隔著一條河,包括陸小龍在內,這鎮上的鬼,都算是我的鄰居。

    可我心里更清楚,一來那陰轎多半是由妖人操縱,不是輕易能對付的,再就是,眼巴前的首要任務還是找竇大寶,這個時候旁生枝節,輕易給人承諾,那對雙方都是不負責。

    見陸小龍愁眉苦臉,白晶忍不住問:我看你做鬼也算有些年頭了,為什么不像其他人一樣搬走呢?或者我問直接點,你為什么不去投胎呢?

    陸小龍有些鬼鬼祟祟的看了她一眼,低著頭沒吭聲。

    我干咳了一聲,假意對孫祿解釋說:

    人死之后,并不是短時間內就能夠入輪回投胎的。就像是活人出門乘火車,到了陰間,算是到了中轉站。即便不再是孤魂野鬼、心中了無牽掛,卻還是要等待‘下一班車’來的時候,才能夠到達下一個目的地。在這期間,鬼是不能夠隨意搬家的。這就跟人有固定的身份戶籍一樣,一旦脫離了家園,那就又成了孤魂野鬼。

    孫祿立刻問:那其他鬼怎么能搬走?

    我豎起兩根手指:一,生人替死鬼遷移骨殖,也就是遷墳;二,陽間有至親喬遷去異地,死鬼是可以去投奔親戚的。

    孫祿撓了撓頭,這不就跟咱那邊的戶籍制差不多嘛。

    白晶再次忍不住向陸小龍問:你在陽間沒有親人了?

    陸小龍搖搖頭,抹了把眼角,沒了,都走了。

    聽陸小龍說,我們才知道,他活著的時候,本來是訂了親的,可在成親之前,他發現自己的未婚妻,和別的男人有不正當關系。他本來就年紀輕,受了這樣的打擊,雖然不至于尋死,但也變得十分消沉,整日渾渾噩噩,過的跟游魂似的。

    正因為干什么都不能集中精神,有次維修施工的時候,誤觸了電門,等到帶他的師傅用竹竿把他掃開的時候,人已經沒救了。

    他是家里的獨苗,父母親承受不住白發人送黑發人的打擊,沒過幾年,就先后撒手人寰,即便是還有幾個遠房親戚,也都沒誰再記起他,更別提給他遷墳之類了。

    聽他說完,白晶沉默了一會兒,再次開口,先是問

    他死了多久,跟著又再次問:你都做鬼這么久了,按說也應該能搭‘車’去下一站了啊?

    我終于忍不住擺手,他不去投胎總是有原因的,你就別再問了。

    我算是發現了,無論她白律師表現的再理性,總歸擺脫不了女人八卦的天性。而且,我還發現,她很有點不諳世事的意味。

    陸小龍不去輪回,自然是有原因的,那多半是和他青頭鬼的身份,以及生前的經歷有關
云南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