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洛伯伯 作品

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 強顏歡笑

    “……噢!這真的是……松餅?”

    也不知道盧平是從盧娜做的松餅里嘗出了什么味道,就見他皺巴著臉面頰鼓起,整個表情都變得奇怪了起來。

    “是呀!我是按照做松餅的方法去做的——”

    “那……”

    盧平越發含糊地說著,最終終于忍不住往外一吐,居然從嘴巴里吐出了一朵粉嫩嫩的花來。

    “那……這些……呸……是什么?”

    他一邊說一邊像是麻瓜的蹩腳魔術師似地往外吐花,直到吐完第六朵,這才停了下來。

    而后,他朝自己吐出來的花看了看,有些猶疑地道:

    “你往松餅里放了泡泡豆莢里的豆子?”

    這是霍格沃茲三年級草藥課上會教到的一種魔法植物,本身是胖胖的粉紅色豆莢,豆莢里則藏著些亮晶晶的豆子。在遇到外界刺激時,泡泡豆莢會以噴射豆子的方式保護自己。

    由于那些豆子碰到固體就會開花,所以巫師在舉辦聚會或是想要裝點一下自家的花園時,經常會用到這種名為“泡泡豆莢”的有趣植物。

    當然,會想到將泡泡豆莢的豆子放進食物里的,盧娜這恐怕還是頭一個!

    “喔,這不是很有趣嗎?”

    對此,她卻絲毫不覺得有什么不妥。在看到盧平往外吐花時,甚至還頗為興奮地鼓起了掌來。

    “哦,好吧!也許你說得沒錯。”

    盧平好像也被盧娜那天真可愛的模樣給感染了,突然又拿起一塊松餅塞進嘴里,而后“突突突”地將包在餅里的小豆子一股腦兒吐了出來。

    就見那些豆子還飛在半空中,便已經一顆顆地破裂,變成許多花朵飄落地面。盧娜見狀,也立刻加入了這個吃松餅吐花朵的奇妙小游戲。

    不多久,魔法部大廳里的地板上便已經落滿了粉色的小花。

    “嗯?”

    當盧平和盧娜一大一小兩個“幼稚的孩子”玩得正高興之際,一個聲音驀地自門口響起,使得兩人都紛紛扭頭望去。

    “瑪卡!快來,我給你做了很多點心,快來嘗嘗——”

    “噢,抱歉盧娜,我這會兒不餓。”

    瞧著大廳里滿地都是的粉色花朵,若是放在平時,瑪卡至少也得吐槽個一兩句才算過癮。可是今天,他卻實在是沒那份心情了。

    只見得他輕輕一揮手,帶起一陣風將散落著的花兒稍稍吹開了些許,隨后便從中間徑直走向了鼓著面頰大嚼松餅的盧平那邊。

    “怎么了?”

    看到瑪卡的表情和舉止隱然有些不尋常,盧平心底里那份才剛被盧娜的輕快活力壓下去的擔憂,頓時又一下子涌上了胸間。

    會讓向來從容不迫、仿佛能將心事永遠埋藏在心中的瑪卡流露異色的事情,絕對都是說出來能令人心驚動魄的大事!

    “嗯……”

    興許是意識到了盧娜在場緣故,瑪卡并不愿讓她感到不安,所以多少算是露出了一絲微笑。

    “也沒什么,就是特里勞妮教授又作出了一番亂七八糟的預言……你知道的,她的預言總是不大靠譜,整天都在說人會遭遇厄運甚至死于非命……”

    &n

    bsp;這么說著的同時,他將一張紙條順手塞進了盧平的手里。

    “是特里勞妮教授送來的信嗎?大家都還好嗎?”

    聽瑪卡說是變革號那邊的來信,盧娜頓時好奇了湊了過來,但卻被瑪卡稍稍伸手攔了下來。

    “是斯普勞特教授的信,說是她們去了許多地方……”他輕輕推著盧娜的后背,邊往對方帶來的餐籃那邊走了過去,“你想知道的話,我給你說就行了!就比如說,到處都是巨大浮冰、一眼望去滿目潔白的北極北冰洋。”

    話才剛開了個頭,盧娜見瑪卡隨手伸進餐籃,不由疑惑道:

    “瑪卡,你剛才不是
云南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