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豬豬 作品

第2027章 神山神廟神女

    “那就是神山嗎?”

    當視線前方,一座高聳入云的山峰映入眼簾,江楓低聲自語道。

    絕峰孤立,直入云霄。

    孤峰之上,云遮霧繞,那里像是仙境,又如人間凈土。

    “不愧是神山!”江楓默默說道,能夠感受到不一樣的氣息,那是異常圣潔的氣息,宛如這里的空氣,都被滌蕩過一樣。

    實際上,那是由于此地的靈氣太過充沛之故,孤峰山腳,已然是靈氣如霧,而在那半山腰,則是靈氣凝云,山頂之上,更是靈氣化雨。

    這是壯闊的奇觀,此地極不尋常,將之比作為人間凈土,只怕也是毫不過分。

    當江楓和艷麗女子出現于山腳之下,在江楓視線前方,赫然可見,長長的石階蜿蜒而上,朝著山頂方向通去。

    那石階看在眼里,有如是一條登天之路一般,甚為驚人,這是震撼性的奇景。

    “此地,放眼我虛家,亦是至為神圣之地。”艷麗女子緩緩說道。

    一路前來,她自我介紹,名為虛雪菲,究其身份,的確是神女的侍女,不過,虛雪菲只是神女的侍女之一。

    “接下來,你當要一步步踏石階而上!”緊接著,虛雪菲又是說道。

    她很認真,有著罕見的嚴肅,鄭重其事的提醒,不可越界,不然的話,將會發生可怕的后果。

    至于后果會是什么,虛雪菲語焉不詳,不知是蓄意不說,還是,知之不詳。

    “我會在這里等你,好自為之!”虛雪菲再度說道。

    然而虛雪菲解釋,神女獨居,素來不喜被打擾,此次召見江楓,本就是意外之中的意外,若是虛家那些人知道,勢必掀起驚天波瀾。

    而她即便身為神女的侍女,在未經神女允許的情況下,也是萬萬不能,輕易登山。

    一番囑咐完畢之后,虛雪菲右手伸出,作了一個邀請的手勢,江楓會意,上前數步,拾階而上。

    一層又一層的石階,組建成一條路,這是一條無法看到盡頭的路,尤其是,當江楓踏上石階之上,分明能夠感知到一種異常奇妙的感應,他的呼吸節奏被影響,雖然這般影響微乎其微,難以察覺,但也是依舊讓江楓心頭微動。

    江楓腳下不停,一步步往上行去,時間不長,就是自虛雪菲的視線范圍內消失。

    虛雪菲眼神專注的盯著江楓的背影,直到再也看不到江楓的身影,方才是轉過身,退了出去。

    “那是共振!”

    數分鐘之后,江楓低語。

    看似被影響的是呼吸的節奏,實際上,是在他前行的過程中,道心不斷的發生共振,但很奇妙,難以分清,道心是與這石階共振,還是與這座孤峰共振。

    “竟然是道心的共振?”

    江楓的臉色微顯異樣,他的道心千錘百煉,何其強大,竟是受其影響,這讓江楓很是驚奇。

    “虛雪菲表示,讓我踏臺階而上,但哪怕我埋頭專注趕路,要想登臨山頂,至少也是需要五六個時辰。”江楓輕語道。

    五六個時辰看似不長,但也絕然不短。

    當然,時間方面的消耗只是一個次要因素,最為主要的是,這是一段無比枯燥的行程,對于道心是莫大的考驗,何況,道心共振的情況下,哪怕是江楓,都不敢保證自身的道心不受損。

    “為何一定要踏臺階而上,沒有其他的路?”江楓暗自想著。

    毋庸置疑,無論站在哪一種立場來看,一步步踏臺階往上,都是最為耗時耗力的行為。

    要知道,這座神山盡管直上云霄,但哪怕只是一個煉虛修士,都是數步就能踏臨山頂,而以江楓的修為而言,神念一動便是足矣。

    “不過是虛雪菲的一面之詞,真假難辨,可信,可不信!所以,我現在有兩種選擇,第一種,相信虛雪菲;第二種,無視虛雪菲的那些話。”江楓默默說道。

    對于江楓而言,要做選擇并不是一件困難的事情,伴隨著江楓一步朝前邁出,身影瞬間消失,下一個剎那,江楓就是出現于山頂之上。

    “江楓,我還以為,至少要五個時辰,你才能出現在我面前!”一道身影飄然而至,笑吟吟的說道,除了虛雪菲,還能有誰。

    虛雪菲一邊笑著,一邊怪異不已的打量著江楓,分明是有所驚嘆,因為,江楓出現在山頂,所耗費的時間太短太短了。

    這無疑表示,江楓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以最為便捷的方式強行登山。

    也就是說,她說的那些話,并沒有給江楓帶去任何的阻礙。

    “我只是不想將時間浪費在一些無意義的事情上罷了。”江楓淡淡說道。

    虛雪菲出了一個難題,即便是有危言聳聽的嫌疑,也是注定讓百分之九十九的修士望而卻步。

    最為令人迷惑

    的是,虛雪菲有意無意語焉不詳,一番話說來,真假參半,更是增加了辨識的難度。

    江楓不曾被迷惑,但也是因為虛雪菲的一番話,多花了一些不必要的時間。

    “神山處處都是禁制領域,你之所以還能活著,不過是神女不曾為難你罷了。”冷哼一聲,虛雪菲沒好氣的說道。

    她始終看江楓不順眼,這時候見江楓那般淡然,不由就是忍不住要打擊江楓一番。

    江楓哂笑,說道:“你可以繼續帶路了。”

    “跟我來!”

    一揮手,虛雪菲臉色不善的很,她繼續給江楓帶路,走了一小段路之后,終究是按捺不住的問道:“江楓,你莫非沒有想過,萬一我說的那些話,都是真的?”

    虛雪菲很困惑,自認未曾露出破綻,不清楚江楓哪里來的勇氣,膽敢強行登山。

    “不重要!”江楓淡淡說道。

 
云南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