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飯團 作品

第218章 你們誰來給我解釋下

    遭受打擊的韓米珈,在丁嘯坤的陪伴和護送下回去了住的地方。原本已經收拾好的情緒,卻在一個人面對這空蕩蕩的房子的時候,還是沒能忍住。

    在床上躺了整整一天一夜,在拒絕了丁嘯坤所給的一切關心后,韓米珈才算是從自己的難過中抽身出來。

    第三天一大早,韓米珈便收拾好的所有東西。在來到洗手間的時候,看著鏡子里那個憔悴的面容時,韓米珈責怪著自己的不爭氣,當人家那么灑脫地迎接了新生活的時候,自己又何不也同樣瀟灑地面對未來的日子呢?

    想到這里,看著鏡子里出現的自己的模樣的時候,韓米珈竟覺得是如此寒心,因為連她自己都沒有想到過自己在回到國內之后居然又是這么一副狼狽不堪的模樣。

    那場夢,早在五年前就應該要醒了,可還是執迷不悟了這么多年。現在的她,出現在這里,就像是一個巨大無比的笑話,這場自導自演的鬧劇真的應該結尾了。

    想到這里,韓米珈就用冷水洗了一把臉,再一次看著鏡子的時候,她臉上的表情已經換上了滿滿的堅定,原先的痛苦、猶豫和掙扎全部都不見了。經過了這些年的歷練,她又比以前堅強了許多。

    隨后的時間里,她收拾了行李,訂了最近時間直飛紐約機場的機票。然而,在她去往機場之前,趁著自己還有一下午的空余,便想著再去一個地方再去機場候機。

    當她打車來到最為偏遠的郊外的時候,看著那整整齊齊一排又一排的墓碑時,全身的神經還是不為緊繃了一下。給了司機足夠的小費讓他在下面等她一會兒后,韓米珈就這么徒步一步又一步登上去。

    燦爛的陽光照在那藏青色的墓碑上,發出盈盈的光亮。憑借著自己的記憶力,韓米珈一下子就找到了自己父親的墓碑。看著上面的幾個燙金大字“韓友時”,韓米珈的心情比起往年已經平靜了許多。也許是因為喪父之痛過去了太久,又或者是自己生活的重心已經偏離,再或許是,她的身邊現在已經有了很多可以溫暖她,讓她寄托的東西了。

    韓米珈就這么站在原地,心里默默地說著話,好像在給自己的父親交流一下。閉著眼睛一臉的認真,低著頭來,長長的頭發也隨之半遮了她的臉。許久之后,她再次睜開眼睛來,對著那個父親所在的墓碑露出了一個笑容。

    “爸爸,下次,我帶三個孩子回來看你。”韓米珈說著,腦海中想起了三個孩子的臉蛋,笑容立馬就甜蜜了起來,“你一定要在天上好好守護著我們,看著我們幸福的模樣,你一定也會很開心的。”

    說罷,韓米珈便轉了身準備離開。然而,就在她往前走著的時候,眼睛的余光好像瞥見了什么,讓她的眉頭一蹙,腳步也隨之暫停了下來。她往后退了兩步,轉回頭去,看著自己父親旁邊的那個墓碑。

    藏青色的墓碑上寫著逝者的名字,兩個燙金大字卻那么深刻地引入自己的眼簾。

    “金茗……”

    韓米珈喃喃著那個名字,腦海中卻浮現出了一抹似曾相似的感覺。她站在原地,努力地在回想著些什么。這塊墓碑應該和自己父親的差不多時間在這里,只不過她一直都沒有多加留意,可是這一次她卻覺得是那么眼熟。這個名字,好像在哪里看見過的樣子……

    就在韓米珈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腦海里突然就浮現了一個場景,當年歐楊去世入土的時候,他的墓地旁邊,也立著同樣名字的一塊墓碑!

    這突如其來的念頭浮上心頭的時候,韓米珈驚得連忙就回過神來。她的目光死死地看著那個名字,眉頭緊鎖,卻不知道這兩個是只是撞名字了呢,還是……

    帶著這樣的疑問,韓米珈轉念一下自己也沒有那么多時間和精力去了解這些。她以“巧合”來形容這樣的情況,隨后便收拾好了自己的情緒后下了山,坐上了車子并直接去往了機場。

    然而,讓韓米珈怎么都沒有想到的是,在機場取完登機牌在辦理托運的時候,一個熟悉的男聲卻在身后響了起來。

    “米珈,韓米珈?”

    聽到了有個人叫著自己的名字,原本專心在辦理登記手續的韓米珈皺著眉頭轉過頭來,隨后便看到了一個看似熟悉的人。站在自己背后的這個男人,好像在哪里見過的模樣,可是又沒有那么深刻的印象。韓米珈皺著眉頭努力地回憶著,而后便見對方一臉頹敗的模樣,笑著說道:“我勒個去,你就這么把我忘了嘛?我是吳偉啊,謝吳偉……”

    當這個名字落入耳里的時候,韓米珈突然就反應了過來。她恍然大悟,手指激動地點著對方的男人,笑著說道:“啊,對對對,就是吳偉。沒想到你現在變得這樣了……”

    看著面前這個西裝革履,一本正經的模樣,比起往年那個帶著一點邋遢的男人簡直就是判若兩人。

    見韓米珈也認出自己來,謝吳偉笑著瞥了一眼她手中的機票,不免顯得有些驚訝:“誒,這么巧,你也飛美國?”

    “嗯,是啊,那邊現在才是我的家。”

    韓米珈說著嬌羞的一笑,她像是怕他提問丁嘯坤,于是勉強地露出了一個笑容,也將手中的機票收了收。卻沒有想到,謝吳偉接下去的話卻說道:“那還真是
云南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