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飯團 作品

第180章 我并不清楚

    超出醫生預期的是……第二天傍晚的時候,歐楊從昏迷中醒了過來。這情況比預期中的要好,只是醒過來之后的他卻已經無法開口清晰地講話了,身體驟然就變得極為虛弱。在歐冶欽不在的時候,歐冶銘來過醫院見過一次歐楊,卻遭到了他劇烈的反應。

    盡管這樣的歐楊已經無法說出斥責他離開的話,甚至連聲音都沒法發出來。可在歐楊見到歐冶銘的那一刻,身體抗拒的動作是那么明顯,也是為了避免打草驚蛇,或者說被更多的人知道那些不該知道的事情,歐冶銘只是前來盡了自己身為兒子的義務之后便離開了。

    知道歐冶銘離開之后,歐楊的反應才算是平靜下來。他不斷抽動著的身體,看著天花板那無神的眼睛里,卻默默地不斷地流出眼淚。

    在一旁照料著韓管家,服侍了歐家這幾十年以來,頭一次見到歐楊如此痛不欲生的模樣。他知道他有很多話想說,也知道他有很多事想做。可現在,終究是敵不過歲月,開始年邁的他也擋不住那外來的打擊和突然入侵的病魔。經受不住打擊后變成了這樣,可卻無力翻轉劇情,自然就變成了最為殘忍的一件事。

    “老爺,你別太難過了。”韓管家說著,往前湊上身子去,拿起了紙巾替歐楊擦拭著眼淚,“會好起來的,都會好起來的。”

    因為韓管家的靠近,也是因為他的安慰,歐楊剛剛激動的情緒才算是稍微平靜了些下去。讓他出乎意料的是,他當他的手準備收回的時候,歐楊放在床邊的手就用力地抓了他幾下,而他無法好好說話的嘴唇也一直張開又閉合,看上去有話要對韓管家說的樣子。

    “老爺,您怎么說?您別激動,慢慢說……”

    歐楊已經無法再流利地說出一連串的話,只能發出“啊啊哦哦”的喊叫聲,這讓交流變得異常費力。再無數次的嘗試之后,在韓管家將自己的耳朵貼到歐楊的嘴邊聽了多次之后,才隱約聽清了歐楊所說的兩個字:“律……師……”

    “是要叫律師來這里的意思嗎?”

    見自己好似聽清了歐楊的話語,韓管家顯得激動萬分,他向歐楊確認著,在當他看到他用力地點了點頭后才感覺如釋重負。咽下了一口口水,他抬起手表看了一下時間后回應說道:“好,我現在就打電話通知吳律師過來。”

    有了韓管家的這一句話,才讓剛剛一直因為溝通無果而變得心浮氣躁的歐楊平靜下來。他身體抽動的頻率開始降低,平復下來情緒之后他只是躺在床上,雙眼無神地愣愣地看著天花板,好似在發呆的樣子,又好似在思考著些什么。

    也許,歐楊這輩子都沒有想過,有一天自己竟然會變成這個樣子。

    在隨后等待律師過來的那段時間里,韓管家讓護工喂歐楊吃飯,而在公司這里輪番照顧歐楊的護工,是昨天晚上歐冶欽帶來的。由此行為,韓管家也推測出來,歐冶欽并不相信昨天他和歐冶銘說的事情……

    只有兩個年過六旬的男人在病房里,原本就不常多說話的兩人,在這樣的情況下,更是少了話語。韓管家會拿起水來去給歐楊喝,而他則吃力地搖了搖頭表示并不需要。呆坐在一旁的韓管家,在看了歐楊許久之后,才走到了房間的落地窗邊,通過玻璃的反射看著那張冰冷的病床。

    看向了窗外,韓管家的心里卻想著別的事情。

    過了一會兒之后,與歐楊合作了多年的律師來到了醫院病房。和韓管家預想的一樣,歐楊此次把他叫到醫院來的目的就只有一個……立遺囑。

    韓管家被歐楊示意退出病房,讓整個病房里就只剩下他和律師兩個人。在得知了歐楊的情況之后,他顯示草略地告訴了一份目前他所擁有的各種固定資產、股份、企業、境外資產等等。

    由于歐楊的表達能力已經出現了徹底的障礙,所以在和律師的溝通過程中,不為了沒有他人的在場,以致于讓兩人的交談出現了極大的阻擾,讓原本能夠很快就能說完的話談了整整兩個小時才算是結束。

    當律師還在病房里的時候,歐冶欽也來到了醫院里,卻只見韓管家坐在病房外的座椅上思考著什么。歐冶欽不解地皺起了眉頭,而韓管家也在這時候察覺到了歐冶欽的存在。他轉過頭去的時候,正好和歐冶欽的目光對上,而他眼中剛剛流露出來的兇光也在這一剎那消失。

    “二少爺。”

    韓管家喚了一聲,朝著他恭敬地點了點頭。他和原來的模樣沒有一點出入,可從感覺上,歐冶欽已經感覺面前這個男人怪怪的了。他也沒有多表示什么,便轉移了話題:“你怎么一個人在外邊?”

    聽到歐冶欽這么問來,韓管家面露一絲難堪,說道:“護工家里有事便回去一趟,病房里有客人在,所以我……”

    韓管家所說的“客人”讓歐冶欽緊緊地皺起
云南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