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飯團 作品

第43章 意味著他要和她在一起了

    房間昏暗的燈光,歐式的白色茶幾上擺放著幾個東倒西歪的酒瓶,一杯灌滿了酒紅色液體的高腳杯透過不遠處的燈光,倒映出一張美麗卻又寫滿了苦楚的臉。

    嬌小的身子盤坐在地上,身著一身米色的套頭睡裙,裸露著的腳丫和小腿擱在冰涼的地板上。長長的卷發披散在腦后,散亂地垂下,幾縷發絲已經觸在了地面上。雙手環抱著膝蓋,尖尖的下巴擱在膝蓋上,丁瀟婷抱著自己的動作又緊了一點。

    原本青春活力的漂亮臉蛋,在此時此刻卻沒有一絲生氣。渾圓的大眼珠失了焦,更有瑩瑩的波光蕩漾在眼中,隨著腦海里洶涌而來的畫面,眸光一緊,她用力地咬著自己的嘴唇,知道破了皮,濃濃的腥味彌漫在自己的口腔里。

    “啊!”

    所有的情緒隨之爆發,丁瀟婷尖銳的聲音響起,她突然松開了自己的身體,伸出手用力地一把推倒了所有擺放在桌面上的酒瓶。

    “乒乒乓乓”的聲音和玻璃被各種堅硬的物體撞碎的聲音傳來,酒瓶內還留著的液體也因為碰撞而四濺在各個物體上。素色的睡衣染上了色,裸露在外的白皙皮膚也被濺上,順著肌膚慢慢地滑落,留下一道淺紅色的印記。

    門被“刷”地一下打了開來,穆姐緊張的聲音隨著燈被打開的聲音傳來,“瀟婷!你沒事吧?”

    原本昏暗的房間在片刻間明亮了起來,白色的燈光將一切照亮。站在門口的穆姐頂著一頭凌亂的頭發,臉色也不太好看的樣子,雙眸下是濃重的黑眼圈。她看著坐在房間角落里的丁瀟婷,往常那個明朗的模樣全無,面露兇光,全身都寫滿了頹廢和憤怒。

    穆姐走了過去,蹲在丁瀟婷的身邊,看著她因為激動的呼吸而劇烈起伏的身體,瞥了一眼那些玻璃渣子后檢查丁瀟婷的身體。見沒有受傷后,她才輕輕地松了口氣,可轉而看到她這副模樣,穆姐的心頭泛起了更多的心疼。

    “瀟婷,你到底怎么了嘛!這兩天就跟發了瘋一樣,你和我說說好不好,和穆姐說說好不好?”

    穆姐伸出手想去理她雜亂的頭發,她的臉上有著尚未枯竭的淚痕,然而就在她的手快要觸碰到她的臉時,被丁瀟婷一個退身給躲避,讓她懸在半空中的手僵硬了動作。

    “好好好,我不碰你。我去給你熱點東西吃好不好,你已經整整兩天沒有吃一點東西了,再這樣下去身體要吃不消的。你這樣,穆姐看了心疼……”

    收回了手,穆姐用乞求的口吻對丁瀟婷說著。而這一次,丁瀟婷則緩緩地轉過頭來,她看著穆姐,原本呆若木雞的雙眸稍稍閃過一絲神采,穆姐以為她被自己給說動,正準備欣喜的時候則聽到她說了一句,“心疼?”

    因為喝酒加上長時間沒說話的關系,原本應該甜美柔軟的聲音在此時此刻是那樣沙啞。她的語氣聽起來諷刺至極,嘴角也勾起了自嘲的弧度,“他怎么會知道‘心疼’兩個字怎么寫?”

    “呵……”

    丁瀟婷又是一笑,腦海里回想起了那張又愛又恨的臉。再一次地緊咬自己的嘴唇,濃郁的血腥味再一次蔓遍自己的口腔,眸色一緊,她用力地推開了穆姐,朝著她怒吼道,“滾出去!我不想看見你!我不要看見你!”

    “瀟婷……”

    當穆姐再一次企圖感化她的時候,丁瀟婷的情緒徹底失控了,她發瘋般地大叫了起來。

    “啊……”

    “啊!”

    “啊!”

    每一次的聲音都撕心裂肺,每一次的尖叫都聲嘶力竭,嚇得穆姐連忙投降,“我馬上出去,我馬上出去!瀟婷你別這樣,親愛的你冷靜點,不要激動,我馬上出去……”

    穆姐站起身子,以最快的速度出了房間關上了門。

    片刻之后,丁瀟婷才停止了叫喊,隨之而來的是哭聲,每一個聲音落下,都聽得要讓人心都碎了。

    站在門外的穆姐又何曾好過,她拿出手機看了下時間,已是半夜十一點。眸色沉了片刻,內心糾結矛盾了一會兒之后,穆姐輕咬了一下嘴唇,摁亮了剛剛暗下的手機屏幕,打開通訊錄往下翻了很久后,手指一點,撥通了一個號碼。

    過了約莫半個多小時后,安靜至極的屋子里傳來了門被敲響了聲音。聽到有人來,原本坐在客廳里毫無辦法的穆姐連忙起身朝著門口小跑過去,待門一打開,就見到了許久不見的韓米珈身著居家服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她是實在沒有辦法了,才找的她,因為她知道丁瀟婷此番失控必定和歐冶欽有關。而韓米珈接到電話后,從一開始的壓抑,再到后來的緊張,聽聞了丁瀟婷這幾天的情況后,她都沒來得急換身衣服,叮嚀了半夢半醒的韓舒遠幾句后,便立馬打車來到了穆姐發她手機上的地址。

    “韓小姐,我……”

    “不必說客套話了。”韓米珈見穆姐一副為難的表情,再看她被壓迫得滄桑了不少的臉,不等她開口就已經先堵住了她的嘴,“學長知道嗎?”

    穆姐點點頭,臉上寫滿了無奈。

    “第一天的時候我就打電話給了他,馬上趕過來了,可沒用,她不肯見他,更不肯和他說發生了什么事情。怕家里人知道這些事情擔心,嘯坤也在想辦法,可瀟婷這孩子平時大大咧咧的跟沒事人一樣,一旦碰到事情了就倔得不像話。”

    聽到了穆姐的表述,韓米珈表示理解地點了點頭。兩個人輕聲低語了幾下后,韓米珈到廚房去倒了一杯熱水,和穆姐兩個人對視了一下目光后,她走到了丁瀟婷所在的房間輕輕地叩了兩下門。

    “都說了不要煩我!不要煩我!不要煩我!為什么還要來!”

    丁瀟婷觸怒的聲音從房間里傳來,不難聽出她的情緒十分激動,光憑想象就已經差不多知道了她在里面是怎樣一副場景。

    “瀟婷,是我,韓米珈。”

    熟悉又陌生的聲音在門外響了起來,出乎丁瀟婷的意料,原本銳利的眸光淡了下來,胸腔里急速跳動的心臟也好像因此而平緩了下來。

    “我可以進來嗎?”

    心頭上涌上了莫名的悲傷,滿滿的,丁瀟婷就像是只小獸般,收回了剛剛張牙舞爪的姿態。再一次,她環抱住了自己的身體,冰涼得讓她感覺不到一絲一毫的溫度,全世界都像是拋棄她了一樣。

    “你不回答,我就當你默認同意咯?”

    隨著韓米珈的聲音落下,房間門也被打了開來。第一眼,就已經看到縮在角落蜷著身體的丁瀟婷,散落一地的酒瓶碎渣,四濺一地的紅酒,慢慢干涸的點點滴滴。而在事故中心的她,孤獨的樣子立馬就觸動了她的心。

    凌亂邋遢的模樣和以往那個清新活潑的樣子出入太大,韓米珈手端著熱水,朝著丁瀟婷走了過去。她半跪在她的身側,將熱水遞到丁瀟婷的面前,見她沒有要拿的意思,韓米珈伸出手去,將她的手捧了上來。

    原本冰涼得全身都沒有一絲溫度的丁瀟婷,當熱度通過玻璃杯傳來,透過身體的每一個感覺細胞讓她感受到的
云南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