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飯團 作品

第42章 物歸原主

    剛剛送走了兩名遠道而來的客人,歐冶欽獨自一人坐在辦公室里。雙眸淡然無光,對著某一處沒有一絲神色,手指放在桌上有規律地輕輕敲動著,不難看出他在想事情。

    內心的糾結已是久違,歐冶欽知道自己已經很久沒有了這樣的感覺,有些東西在他心頭撓著癢癢,讓他想要伸手去抓卻又怎么都抓不住。

    閉上眼睛沉思了一會兒之后,眼睛刷得一下睜了開來,黑色的眸光在一剎那間亮了起來。眼神中的堅定,透露著他已經明了的想法,他打開了一旁的抽屜取出了一個首飾盒。修長的手指將盒蓋撥開,那一條m字符吊墜的項鏈映入了他的眼眸。

    銳利的眸色瞇了一下,腦海中回想起了這些日子里的片段和場景。停頓了幾分鐘后,原本平緩的呼吸在這個時候深沉了起來,喉結順著往下滑動了一下,歐冶欽蓋上了盒子后又拿起了放在一旁的電話撥通了劉貝貝的內線。

    “劉,通知營銷部的楊沉來我辦公室一趟。”

    簡潔到不能再簡潔的話語,明明是和往常一樣的字句和口味,卻讓劉貝貝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總感覺哪里乖乖的。他的口吻和語氣,讓她感覺到了與往日不同的氣息,劉貝貝疑惑地瞥了一眼緊閉著的辦公室大門,收回目光后拿起了剛剛掛掉的電話。

    另一頭,在同一所大樓不同樓層的營銷部所在辦公室里,剛剛開完例行會議的職員們都在各自辦公桌上處理著手頭上的示意。

    坐在西側靠近窗口位置上的韓米珈,在她面前的電腦屏幕上,顯示著rs品牌策劃案最后跟進報告,后面是她零零散散在努力拼湊起來的話語。文檔只寫了一半,她的雙手還放在鍵盤上,卻沒有繼續敲打的動靜,雙眸對著顯示屏,看似專注實則眼神卻是空洞的。

    已經入秋了,窗口飄進來的風帶著絲絲的微涼,拂起了她綁在腦后的馬尾,劃過她細膩的皮膚穿透過每一個毛孔給她帶來冰涼的體驗。

    好似,前兩天晚上被風吹著的感覺。

    咽了口口水,原本黯淡的瞳孔在轉而明亮了起來。收回了神,韓米珈想要繼續敲打鍵盤卻突然間無從下手,那個夜幕下,他的眼眸又一次浮上了自己的腦海,閉上眼睛想要將畫面挪開,卻發現自己越是回避,他的模樣就越是清晰。

    已經整整兩天了,韓米珈感覺自己就像是個瘋子般。無數次的回想起他的吻,無數次的記起那天的場景,就像是無孔不入的毒藥般,將她的腦子和內心完完全全得侵蝕。

    她忘了那天是怎么結束的吻,忘了那天是怎么回的家。她只記得剛剛到了家,她的雙腿就直發軟癱坐在家里的地板上,臉頰燙得感覺都像是在冒著熱氣般,全身的血液已經沸得發出了笛音……

    她也不知道他為何要吻她,他說的那句話更是讓她費解。

    “你欠我的,拿這個償還。”

    他說這話時候的模樣還深深地印在腦海,他說這句話時候的語氣和聲音還盤旋在耳邊。韓米珈的心緊了一下,有一種抓心撓癢的空洞感襲來,好像什么東西在被一點一點挖走一樣。他是為了和她兩清,所以才說這話嗎?討厭她在他的身邊,所以才迫切著希望和她斷了所有一切的有關,是嗎?

    殘忍的答案刺痛著她的心,可……還是讓她貪戀于他唇齒間的溫柔。

    韓米珈咬了下雙唇,眸色沉了下來。她拿起了放在一邊的水杯,準備起身去倒杯水喝,而就在此刻,辦公室的電話機響了起來。

    才剛剛走到門口,就聽見了部門男同事放開電話說了一句“羊羊,秘書室打來電話找你”,一句在往常聽來再平常不過的話語,此刻卻像是一把利劍般刺進了韓米珈的身體。身體一個激靈,手中的杯子從她的手中落了下去。

    “呯……”

    玻璃碰撞地面發出了清脆的聲音,讓所有人的目光從轉而投向了門口。看著自己腳下碎裂的玻璃渣子,更是因為感受到了目光,像是被人看穿她心里的一樣般,韓米珈條件反射般蹲下身子來伸手去拾。

    “米珈,你沒事吧?”

    謝吳偉的聲音在身邊想起,關心的語氣像是給韓米珈套上了一層保護套般。她的目光閃爍著,開口說話的聲音刻意掩蓋著不該有的顫抖,“沒……沒事,水杯太滑了……”

    “你也真是,水都還沒倒呢,還能從手里滑下來。快別撿了,我去拿掃把,等下割到手就不好了。”

    聲音落下后,謝吳偉就起身去拿掃把,而突然失去了掩飾自己的能力,韓米珈停止了動作,楊沉接電話的聲音傳入了她的耳朵,明明在同一個辦公室里,卻讓她覺得越來越遠,遠得她都快要聽不見。

    低下了頭,韓米珈依舊蹲著身子,雙手卻無力地垂了下來。沒有人發現,此刻她的臉色,是多么得蒼白。

    心中,泛起一層又一層不安的漣漪。

    ……

    手指輕叩了幾下門,楊沉摁下了門把手后進入了歐冶欽所在的辦公室。

    “欽總,您找我。”

    清脆好聽的聲音響起,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文件柜前高大的聲音。修長的手
云南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