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僧想吃肉 作品

第1220章 勞倫斯的絕望

    “因為對方打電話,找了個折中法子。”禿頂胖子嘿嘿一笑。

    “什么折中法子?”廖凡眉頭微挑。

    “他們說,可以選擇在華埠拍攝,那里是華人聚集之地,他說我們應該不會拒絕吧,如果拒絕的話,那就沒任何辦法了。”

    禿頂胖子擠出一張笑臉。

    廖凡思忖了下,覺得這倒沒問題。

    “可以,只是對方為何突然改變主意了?”廖凡呵呵玩味一笑。

    禿頂胖子笑著搖頭,“這誰知道呢?”

    “不過,他們總算是做了退讓,這也算皆大歡喜不是?”

    他現在老開心了,這意味著他最頭疼的問題解決了。

    “凡哥,你的意思是可以在華埠演?”玉漱一臉開心。

    要說實話,她其實很想演戲,但,顧慮到去對方公司設立的拍攝地點比較安全,她一直都在壓抑興趣愛好。

    現在巴魯特家族的電影公司居然說可以去華埠,那自然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了。

    廖凡點頭,“完全沒問題,那至少是我們華夏人聚集的地方,巴魯特家族的人也不敢恣意妄為。”

    “好極了。”玉漱開心笑道。

    “哥知道你就喜歡拍戲,所以有機會,不會阻攔你的。”廖凡笑道。

    “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玉漱開心道。

    玉漱的事情沒什么問題,廖凡就瞥了一眼勞倫斯。

    勞倫斯被他這么一看,心里倒顯得七上八下。

    今天他心情特別不穩定,說實話,勞倫斯不想帶廖凡去殺神殿在曼哈頓的駐點。

    他甚至有些恐懼。

    “你在恐懼什么?”廖凡帶他上了車后,淡淡問道。

    “唉,我擔心自己會死。”勞倫斯嘆了口氣。

    “為何?”廖凡好奇。

    “我的任務失敗,現在又帶你過去,任誰知道都會滅了我。”勞倫斯唉聲嘆氣。

    “只要你帶我找到徐虎,我保證,你死不了。”廖凡眉頭一挑,眼睛微微瞇起,看似在向勞倫斯保證。

    “真的?”勞倫斯眼前忽的一亮,露出一抹激動光芒。

    “自然是真的。”廖凡點頭。

    勞倫斯松了一口氣,“有你這句話,我覺得整個人安全多了。”

    勞倫斯是見過廖凡實力的,一般人很難制服他。

    跟在他身邊,就相當于躲避在厚重城墻下,無論風吹雨打,還是刀砍斧劈,都會被抵擋住。

    “不過,若你無法幫我找到徐虎,亦或者騙我,勞倫斯,那就別怪我不客氣。”廖凡聲音忽然變冷。

    勞倫斯連忙搖頭,“放心,我不會欺騙你的。”

    “你的主人為何不找人來救你?”廖凡有的沒的跟勞倫斯談話,目的是打算從他嘴里了解更多關于殺神殿的東西。

    勞倫斯苦澀道:“估計在他們眼中,我已經任務失敗被人給殺了。”

    “哦?”廖凡聲音特地提高了一個八度。

    “對我們而言,只是大人的一顆棋子,宙斯大人要我們去哪里,我們就要去哪里,完不成任務,那是自己實力不濟,死了也是活該。”勞倫斯道。

    “這是你們宙斯給你們說的話?”廖凡忽然冷笑起來。

    “是。”勞倫斯點頭。

    “這家伙還真有當傳銷頭目的潛質,他的洗腦功夫蠻不錯。”廖凡譏諷一笑。

    車子沿著道路,在曼哈頓島上轉悠了一圈。

    白天已經變成了黑夜。

    車子停下,廖凡嘴里叼著香煙,看著眼前一望無際的森林。

    這里溫度比城市中心低很多,晚風一吹,甚至都會有些許冷意。

    “你們殺神殿還真會選地方,風景優美,遠離鬧市,安然靜謐,誰也不會想到,西方大名鼎鼎的殺手組織殺神殿居然會設立在這里。”廖凡呵呵一笑。

    “這片基地,已經建造大概有五十多年了,不少有名氣的殺手從這里出去。”勞倫斯稍微感慨道。

    “今天,這個基地,將不復存在。”廖凡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希望如此吧。”勞倫斯道。

    “呵呵,如果被宙斯聽到你的話,他會不會立刻殺了你?”廖凡啞然失笑。

    他沒想到勞倫斯居然也希望自己把這里覆滅。

    “不知道說句真心話你會不會覺得我在撒謊,跟你在一起這么久,我突然覺得,跟你混其實是一件很好的事。”勞倫斯一臉認真。

    “我個人魅力這么大?”廖凡哭笑不得。

    “不知道為何,跟你在一起,總覺得安全。”勞倫斯感慨道。

    “你又不是女人,要什么安全感,你也不脆弱。”廖凡回應道。

    他覺得勞倫斯這家伙很奇怪。

    平日也怪無聊,因為即便給他活動空間,他也只是坐在陽臺下,曬著太陽。

    廖凡覺得,自己從來沒見過這么懶惰的殺手。

    “我總算知道,為何宙斯要派你出來了。”廖凡沉聲道。

    “為何?”勞倫斯詫異不解。

    “嫌你在他身邊話多。”廖凡呵呵一笑。

    勞倫斯滿臉尷尬,“其實,他比我話還多……”

    “呵呵,那他倒是很平易近人。”

    廖凡說話間,身體忽然間停下,壓低,躲在草叢里。

    因為森林中央赫然有一處寬敞平坦地。

    鼻翼內充斥燒焦味道,更有濃煙飄散。

    也是這里森林茂密,不然,煙味會一飛沖天。

    廖凡眼睛瞇起,“怎么會這樣?”

    他身體沒有再壓低

    ,而是站起來,兩人朝廢墟過去。

    原本應該是豪華殿堂存在的,可眼下全然一片黢黑,殘桓斷壁,一切看上去非常狼藉。

    “怎么會這樣?”勞倫斯的震驚訝然比廖凡更甚。

    這里可是他曾經生活過五年的地方,帶給他不少酸甜苦辣,是他人生難得值得思戀的凈土。

    “真是難以置信。”忽然間,一道爽朗聲音從空中響起。

    噠噠噠。

    發動機的聲響響徹高空。

    疾風隨著直升機的旋轉槳迅速爆炸起來,吹的地面原本堆積的灰塵卷起,像是迷霧。

    廖凡不得不瞇起眼睛,朝高空看去。

    “你認識嗎?”

    “不認識,很奇怪,這群人怎么會在這里?莫非這里是他們搞的鬼?”勞倫斯猶在震驚當中。

    “既然如此,那就毀了他。”

    廖凡哼了一聲,手中一顆石子,朝著他天空扔去。

    石頭宛如一顆流星,在空中摩擦出火焰。

    可,飛機的駕駛員貌似提前看到了廖凡動作。

    飛機刷的一下,朝著前方奔逃。

    根本沒打算在這里逗留。

    廖凡一臉懵逼,他本以為這飛機里的人能裝裝逼,這樣就能把他們拿下,可以審訊一下這里到底發生什么事。

    沒想到他們逃跑的心思這么重,根本不給機會。

    “
云南11选5